小豬出任務

免費送你 Line 貼圖!
下載
匿名
2018-11-09 09:16
小說板

#圖 吾命騎士_01_騎士的基本理論(純分享)

偽·角色介紹 格里西亞·太陽: 太陽騎士,十二聖騎士之首,溫暖好人派的領軍首領,擁有燦爛的微笑,完美無瑕的個性,永遠原諒他人的仁慈心。 暴風騎士: 十二聖騎士之一,溫暖好人派的成員,個性風流倜儻,自由自在,身邊永遠都有女人的存在。 國王: 忘響國的國王,身材極為有料,和地球上的一種動物:豬,十分相似。 大王子: 忘響國的大王子。 寒冰騎士: 十二聖騎士之一,殘酷冰塊組組員,個性冷若冰霜,永遠面無表情。 大地騎士: 十二聖騎士之一,溫暖好人派的成員,個性忠厚老實,是太陽騎士的好朋友。 雷瑟·審判: 十二聖騎士之一,殘酷冰塊組的老大,個性嚴厲冷酷,永遠不原諒罪人。 綠葉騎士: 十二聖騎士之一,溫暖好人派的成員,個性只有四個字形容:一個好人。 粉紅: 外表像個小女孩的亡靈法師,極愛粉紅色,喜好吃草莓棒棒糖。 羅蘭: 死亡騎士,太陽騎士的故友。 烈火騎士: 十二聖騎士之一,溫暖好人派的成員,脾氣火爆,直率坦然,崇拜太陽騎士。 龍的聖衣: 一件刺客裝,特點:會說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正文 故事簡介 我是一名騎士,正確來說,是光明神殿的太陽騎士。 光明神殿侍奉的是光明神,也是這塊大陸上,勢力排得上前三大的信仰。 全大陸的人都知道,光明神殿有十二位聖騎士,每一個聖騎士都有自己該有的個性和特征。 太陽騎士就是得有一頭燦爛的金發,蔚藍的眼睛,悲天憫人的個性和璀璨的笑容。 老師教我魔法時,常驚奇的說:「孩子,你真是個天生的祭司料。如果你當初入的是光明殿,那你未來肯定是光明殿有史以來數一數二強的教皇!不過——既然當初你入了聖殿,未來只好當一名很弱的太陽騎士了。」 雖然我平時總是帶著微笑說:「仁慈的光明神會原諒你的。」但事實上我的內心深處在同時想到的是把眼前的家伙吊起來打,有多重打多重,讓他有多痛就多痛!但是,身為一個優秀的「太陽騎士」,我永遠只能「有一頭燦爛的金發,蔚藍的眼睛,悲天憫人的個性和璀璨的笑容……」(大哭跑走)並不是人人都適合當騎士,也不是「只要有心」,就能成為騎士。「騎士」這一行,其實沒有想象中好做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正文 楔子:諸神信仰 這是一塊充滿信仰的大陸。 神,在這塊大陸上不再是虛無縹緲,只有在喊救命的時候才會用到的名詞。神是確實、而且還為數不少的存在。 有的神十分弱小,當然,所謂的弱小也是以神的標准來衡量的,也有的神十分強大,神的力量絕大部分來自信徒的虔誠,所以信徒的多寡常常是決定神的強弱的關鍵。 因此,眾神就像是搶地盤的角頭老大,拼命的擴展自己的信仰。 但,若是神為了擴展信仰,隨意地在大陸施展力量,和其它神祈起沖突的話,這塊大陸不用多久就會不複存在了。 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眾神里頭最強大的幾位訂下「諸神條約」,所有的神都被禁止直接在這塊大陸使用神力,唯一的方法是將力量寄托在信徒身上,由信徒來發揮力量。 于是,眾多的信仰就此興起。 其中最有名的信仰莫過于信仰光明神的光明神殿了。雖然,在戰神、渾沌神的興起之下,光明神殿已不複以往的光榮盛況,但是正所謂,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所以,雖然光明信仰已經不若以往的興盛,信仰的人也年年減少,但是,說到最古老、最有傳統的信仰,恐怕十個人中有十個會說是光明信仰。 大家都知道,光明信仰中,最為有名的就是代代相傳的十二聖騎士。 其中最有名,不論是不是光明神的教徒,而且幾乎連三歲小孩都知道,正是被稱為最接近完人的「太陽騎士」。 太陽騎士,乃十二聖騎士之首,光明神的代言人,永遠帶著如太陽般燦爛的微笑,慈悲為懷,相信人性本善,永遠不放棄任何一個靈魂。 其中,第三十八代的太陽騎士更是被稱為完人中的完人,甚至有人傳說他就是光明神的轉世,他的事跡幾乎得用上五首長篇史詩才能夠敘述完。 他將黑暗的死亡騎士送回深淵、打倒萬惡的不死巫妖、更少不了屠龍,拯救公主,摧毀大魔王…… 沒錯!本書所要敘述的,就是第三十八代的太陽騎士。 現在,就讓我們一同來見證他的偉大事跡,一切就從年幼的第三十八代太陽騎士與他偉大的老師,第三十七代太陽騎士,彼此第一次對話開始…… 「孩子,從今以後你就是太陽騎士的接班人,只要你經曆痛苦而堅忍不拔,遇上挫折卻越挫越勇,不管再大的困難與誘惑,你都能堅守你的騎士榮耀,那麼,等到你成年的那天,你將從我的手上接過太陽騎士之名。」 「老師,我可以反悔嗎?」 「不行!」 「為什麼?」 「因為我忘記選候補騎士了。」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正文 Rule 1 太陽騎士守則第一條:「永遠保持笑容。」 我是一名騎士,正確來說,是光明神殿的太陽騎士。 光明神殿侍奉的是光明神,也是這塊大陸上,勢力排得上前三大的信仰。雖然只能排上前三大,不過論起傳統,那就沒有任何信仰可以比得上光明神殿了。 而眾所皆知的,光明神殿分為戰斗系統的聖殿和神輔系統的光明殿。 我自然是屬于聖殿的了,聖殿中有傳承下來的十二位聖騎士,在古時,每一位聖騎士都統帥著一個騎士團,如同我是太陽騎士,所以我應該率領的是太陽騎士團。 不過在這個太平的時代,戰爭發生的機率很低,沒有戰爭,騎士團就不能出動,騎士團不能出動,就不能偷雞摸狗,趁著兵荒馬亂之際摸走一點財物……總之,聖殿也養不起十二個騎士團,所以干脆把所有騎士並一並,變成一個聖殿騎士團,而底下分了十二個隊,直屬于我的,當然就是太陽騎士隊了。 雖然原本的太陽騎士團變成太陽騎士隊,不過對于我來說,影響卻是十二位聖騎士中最小的,因為身為十二聖騎之首的我理所當然的是整個聖殿騎士團的團長,只要還是團長,管它是太陽騎士團還是聖殿騎士團,你說是吧? 十二聖騎有哪些? 唔!我還是慢慢介紹給你聽好了,直接一長串念出的話,十個人中有十個還是不會記得有哪些騎士長。 先來看看走在我旁邊的這個家伙好了,沒錯,這個有一頭藍色長發,還到處跟女人拋媚眼的這家伙,他就是暴風騎士。 每一個聖騎士都有自己該有的個性,沒錯,你沒聽錯,「該有」的個性。 舉例,太陽騎士天生就是光明神的仁慈代言人。 沒錯,我就是光明神的仁慈代言人。 所以,不管在什麼情況下,我都得笑得像是太陽一般的燦爛無暇,就算我現在要去見的是全大陸的五個國家中,號稱最討人厭的忘響國的肥豬君王,我還是笑得彷佛我要去見一個大美女。 硬把肥豬男當美少女,兄弟!你應該明白這難度有多高吧? 「仁慈的光明神會原諒你的罪惡的。」 這句話是我每天必說上百次的話,而且還得帶著最完美的笑容,這是一個太陽騎士的命,永遠帶著笑容原諒別人。 因為全大陸的人都知道,太陽騎士是光明神的仁慈代言人,太陽騎士從不放棄救贖任何生命! 所以,哪怕其實我很想一劍戳死那只肥豬王,讓這個老不死趕快傳位給他那個讓人順眼很多的大兒子,但我還是只能帶著我燦爛的笑容,努力走去勸那只肥豬不要再加稅了! 話扯遠了,再拉回來。 相較于太陽騎士是光明神的仁慈代言人,暴風騎士則是「自由」的代表騎士,所以他「自由自在」而且「風流倜儻」,只要是能蹺的集會,他都蹺! 只要是長得比龍好一點的女人,他都得拋去一個媚眼。 只要是和「自由」有點關聯性的,他都得插上一腳,譬如說哪邊有革命,他至少得去做個激揚的演講,有時做完演講還脫不了身,被強迫要去領導沖鋒小隊什麼的。 不過神奇的是,就算他蹺掉所有的集會,他總還是有辦法得知集會上發布的消息,還有做好所有分配給他的工作,(有時候還特別多,沒辦法,誰叫他不來開會,所以當然要趁他不在,把工作推給他),甚至是得知下次的集會是絕對不可以蹺的,然後他會准時來上工。 就是說,你雖然是「號稱」自由自在的暴風騎士,表面上你可以不來開會,但是發給你的公文你就是得做完! 至于風流倜儻……雖然這家伙沿路走來,不管是公主、仕女、女仆到拿著通馬桶工具的老大媽,都公平的拋去一個媚眼,嘴角還永遠帶著玩世不恭的笑容。 但我一直都很懷疑,這家伙根本就還是個純情處男。畢竟他號稱風流倜儻號稱這麼久,我就沒見過哪個女人帶著大肚子來找他負責。 他的玩世不恭笑容大概和他的藍色頭發同樣不真實。 沒錯,那家伙的藍色頭發是染的。 為什麼? 因為全大陸的人都知道,暴風騎士有一頭藍色的頭發啊! 也不知道第一任的暴風騎士是真的藍色頭發還是為了耍帥染的,總之他害慘了之後的每一任暴風騎士,藍色頭發的小孩有那麼容易找到嗎? 當然沒有! 所以,之後的暴風騎士幾乎都得終身染發,他們的死因十個有八個是染發染到腎衰竭而亡……唉!暴風,我先為你默哀一下。 「太陽,你跟我說話嗎?」一旁的暴風騎士揚了揚眉,還露出一副不要打擾我跟女人拋媚眼的表情。 「暴風兄弟,我並沒有跟你傳遞任何話語,也許你聽到的是仁慈的光明神的溫柔耳語。」我帶著溫和的笑容回答。 暴風的臉閃過了一下扭曲。我猜他很受不了我說話的方式。因為我自己也很受不了,但是,我就是非得用這個方法說話不可,就像暴風非得跟每個女人拋媚眼一樣,哪怕那個女人可能不比龍好看到哪里去。 而我,也不得不每句話都得扯上光明神,哪怕我正在聊的只是廁所馬桶不通,這十成十也是光明神的旨意。 所以,我不喜歡開口說話,反正也沒有人規定太陽騎士一定要喜歡聊天。 (感謝光明神,幸好當初的太陽騎士沒有留下多話的特點。) 扯回頭發的話題,暴風要有一頭藍色頭發,而我太陽騎士則是要有金發和藍眼。 我就是因為這頭燦金的頭發,在當初十二聖騎的審核中,打敗了另一個頭發顏色比較接近褐色而不是金色,但劍術可能有我三倍高明的小孩。 那時候,我的老師,也就是上一任的太陽騎士,幾乎是帶著心碎的眼神宣布我勝選。 他的眼神從頭到尾都在那個褐色頭發的小孩身上。 幸好,我的劍術雖然沒有那個天才小孩厲害,但是,在別的方面也算是一個優秀的人才,這才讓我的老師稍稍安慰了點。 雖然我三不五時就會聽到我的老師偷偷在和密探說,找到那個褐發的了沒?我從魔法師那里買到染發劑了…… ◇◆◇ 在這個浪費人民交的稅、建得長得要命的走廊上走了十幾分鍾後,我總算走到了國王大廳,來履行我這次來見國王的目的,勸他減稅……雖然我覺得我如果可以勸到他不要再加稅,那就是件功德了。 「您好,我是光明神殿的太陽騎士,在光明神的仁慈之下,我前來會見藍德國王陛下,傳達光明神的慈愛。」我面帶笑容,從容不迫的對衛兵說。 衛兵帶著憧憬的神色,崇拜的多看了我好幾眼,才轉身把事情轉達下去,不久,大廳的門緩緩開啟了。 我對衛兵丟去了一個感謝的完美笑容,後者幾乎感動得要流,看他眼中閃閃發光的小星星,哈!我的後援會名單上鐵定又要多上一個名字了。 雖然這衛兵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似乎有點不敢相信我會對一個小小的衛兵如此有禮貌,不過其實他是自作多情了。不管是會見國王,或者是街角的乞丐,我的臉上永遠都會是完美無暇的太陽騎士式笑容,那是因為我是個騎士。 是的,永遠燦笑的太陽騎士。 ◇◆◇ 我走進了富麗堂皇的國王大廳,那只死肥豬果然還坐在王位上,居然比我上次看到他時還胖,簡直有三個壯漢加起來那麼寬,老天爺啊,他怎麼還沒死于過度肥胖導致心髒病發作之類的? 帶著完美的微笑,我半跪下,忍著因為看到過肥的肥肉而導致想嘔吐的感覺,輕輕抓起國王的肥手,在手背上快速一吻,然後笑著說:「國王陛下,光明神殿的太陽騎士向您傳達光明神的仁慈。」 「夠啦夠啦!你哪一次不是說傳達仁慈,結果都是來找麻煩的!」國王非常不給面子的揮了揮手。 如果不是你先找麻煩,你以為我會想來看你到底又變多胖啦! 我露出最無辜最誠懇的笑顏解釋:「國王陛下,光明神的仁慈散播在大陸上,只為了讓芸芸眾生接受正義和慈愛的教導,從來不是為了造成您的麻煩,如果有這樣的誤會,我感到相當的遺憾,並且希望您給我一個機會解開這個誤解。」 「夠了!」聽完這些話,國王露出疲憊的表情,敷衍道:「快說吧,你到底又來做什麼的!」 「感謝您給我這個機會解釋誤解,我感受到了您的包容和慈愛,國王陛下。」我用完美的禮儀站起身來,自己在心中深呼吸好幾口氣,開始了連我自己受不了的長篇大論。 「自古以來,光明神的仁慈和博愛就滿布大陸之上,每一位大陸子民都是祂所愛的孩子,天下豈有不為孩子好的父母?既然沒有這樣的父母,當然光明神也是希望每一位大陸子民都能過著豐衣足食的日子,但光明神雖然是無所不能的神祇,卻也不能違反神祇不直接涉足凡間的規則,只有將祂的仁愛思想托付給光明神殿來發揚光大,且將他最鍾愛的孩子們托付給各位上天決定的王者手中……」 國王陛下毫不避諱的打了個超級大哈欠。 死老頭,你只是聽而已,你知道我要「說」是多麼痛苦的事情嗎! 「……但是,連年來的收獲歉收卻讓祂所愛的子民陷入無以為繼的生活,雖然我這卑微的太陽騎士無法得知光明神的內心,但也能臆測到,仁慈的光明神豈會容許祂的孩子們受苦?祂的子民生活不好,天啊!這會讓光明神感到如何痛心,光明神的痛心也讓我這太陽騎士感到羞愧,我竟然愧對光明神的托付,讓祂的孩子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國王開始打瞌睡。他身旁的左右大臣拿出公文開始請教旁邊實際掌政的大王子,大王子開始批改大臣交上來的公文。 站在我旁邊的暴風騎士已經跟大廳上每一個角落站的女人都拋過媚眼了,正打算從頭再拋一次。 「……在這樣的悲苦生活之下,人民仍舊秉持著敬仰國王以及敬愛國家的心,將賦稅完整上繳,這對他們來說,是多麼偉大的情操啊!如此偉大的情操應該受到獎賞,國王陛下雖然加稅是不得不的舉動,但為了人民這般偉大的情操,您應當有所響應,這才不辜負了光明神慈愛的原則。」 我好感動!我終于說到重點了,沒錯,就是減稅啊!死肥豬,收獲都歉收了,你加個屁稅啊,是不是要逼民造反啊! 「什麼?」國王猛然清醒,大手往桌子上重重一拍吼道:「不加稅,我的宮殿整修費要從哪里來啊!」 不……你不要逼我再開口說話了!我十分的痛苦。 「國王陛下。」暴風騎士隨性的說:「產十繳二是大陸上所有國家的共識,你擅自加稅,要是發生什麼不良後果,光明神殿將不會提供任何協助。」 簡單、不拖泥帶水的赤裸裸威脅!暴風,你說的好!我真感謝你啊~~但是,表面上,我還是帶著苛責的神情指責:「暴風,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國王陛下說話呢,這違反了光明神不妄言的原則。」 暴風聳了聳肩,理論上他必須聽從我這個十二聖騎之首的命令,所以他不再開口說話,但該說的不該說的都已經說完了,不開口也沒差了。 只不過不要緊,全大陸的人都知道,暴風騎士有著從不理會禮節的隨性個性,所以沒有人會跟他計較什麼的。 「這、這是威脅!」國王氣得發抖。 「喔!國王陛下,您千萬不要誤解,光明神從來不使用威脅這種最低等的方法……」 但是光明神殿會用。 「我們是秉持著悲天憫人的心情,不忍心人民過著水深火熱的生活……」 死肥豬,民眾暴動對你對我都沒好處!對沒多拿稅金卻得出兵幫你鎮壓的神殿尤其沒好處!識相的就收回加稅的命令,不然我們就看著你被民眾剁成碎肉拿去包水餃,然後再幫大王子登基! 「大王子,嘿,上次教皇跟我說他很欣賞你啊。不知道哪天我才能改叫你國王陛下啊?」暴風騎士笑嘻嘻地跟王子打招呼。 「承蒙教皇錯愛。」大王子十分有禮的響應。 哈哈哈!暴風,你厲害!又是對死肥豬一句簡單有效的威脅! 不收回加稅命令,逼你退位!反正你也不敢動你能干的大兒子。 國王果然一副面如死灰的樣子,猶豫良久,無力的揮揮手:「既然收獲歉收,那宮殿整修就緩緩,不加稅了。」 太好啰!我終于回去聖殿交差啦,在聖殿里頭,可沒有幾個人想逼我開口說話!我可以乖乖當我的沉默太陽騎士! 「不過,太陽騎士,你難得來到我國,今晚就辦個宴會給你洗洗塵,你可千萬要陪我喝兩杯,不然不給我面子!」國王陛下笑得那雙肥豬眼都瞇得快看不見眼球了。 這時,暴風也丟過來一個擔心的眼神。 全大陸的人都知道,太陽騎士滴酒不沾,喝一口必臉紅,喝兩口必頭痛,喝三口必倒下。 我苦笑了起來,似乎十分為難的樣子,自然是做給國王看的,接連被威脅了兩次,如果不給他一點小小的成就感,將來他要是找神殿麻煩就不好了。 「太陽會……盡力而為。」我做出屈服了的樣子,十分無奈的半跪回禮。 「哈哈哈,來人啊!馬上去准備宴會,拿出我最好的烈酒出來!」 國王囂張的招呼手下辦事,大王子對我露出了抱歉的神情,畢竟正是他阻止不了國王加稅的舉動,所以索性私下通知神殿來插手。 暴風雖然還在跟女人拋媚眼,不過也不時朝我丟一個擔憂的眼神過來。 擔心什麼?我可是千杯不倒! 沒錯,號稱三杯必倒的太陽騎士我,其實是個史上最強的酒鬼。 想當初,我的老師帶我到一個神秘的地窖…… 「孩子,今天你要學的,就是喝酒。」 「什麼?可是,老師,太陽騎士不是不會喝酒嗎?」 「太陽騎士永遠原諒他人,你真的原諒過嗎?」 「沒有。」 「太陽騎士永遠帶著笑容,你心底真的笑過幾次?」 「沒幾次……」 「太陽騎士是仁慈的代言人,你真的仁慈嗎?」 「……」 「孩子,如果你不會喝酒,那你要怎麼在喝了酒以後,保持自己一杯臉紅、兩杯頭痛、三杯就倒的太陽騎士形象?」 「所以太陽騎士不會喝酒,是建立在太陽騎士其實是千杯不倒的原則之下。」 這話聽起來真有道理,只是細細想來,好像又挺矛盾的! 「喝吧,孩子,這一個月內,你每天晚上都得把酒當水喝,喝到你喝酒和喝水都沒什麼差別為止。」 「……」 那年我十二歲,為了太陽騎士不會喝酒的形象,我變成一個喝酒和喝水沒兩樣的千杯不倒。 回到現實,晚上的宴會,我才參加了十分鍾,就在國王的灌酒之下,「三杯倒下」了。 很好!我終于可以回房睡覺了。 可憐的暴風,為了他的暴風騎士原則,還在跟舞會上的每個女人拋媚眼,看這些貴族女人的數量……他不到三更半夜拋到眼睛抽筋之前,是不用回來睡覺了。『出處:無限小說』
55 人已讀/ 1 人喜歡/ 0 則回應
全部回文
我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