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豬出任務

免費送你 Line 貼圖!
下載
Penny.羽毛
2018-06-28 19:01
小說板

瀟楓燦月 ‖第七章-神秘女子‖

夜陽楓一但確定了這種思想,那就完全不能平靜,現在他只想克制自己爆打夏宇瀟的衝動,晚一點再跟他好好的「談一談」。 於是晚上八點半,當夏宇瀟和夜月熙以及四歲的夏安宸一家人在吃飯的時候,夏宇瀟的電話響了起來。 他看了一下桌上的兩人,接受到夜月熙示意她去接電話後就離開了餐桌。 是夜總......熙的哥哥,是談公事嗎? “夜總,我是夏宇瀟。” “夏總,希望沒有打擾到你休息。” “沒事,您請說。” “不打擾你太久,那我就開門見山了,是這樣的,其實我有一個妹妹......” “所以,夜總的意思是......您認為令妹對在下有好感?” 聽到剛剛夜陽楓劈哩啪啦的說了一大堆,夏宇瀟的心情那是異常的好啊!既然夜陽楓都觀察到了,那是不是離夜月熙開口答應和他交往那天不遠了? “這個......這樣說吧,我希望月熙別那麼快和男人交往,她涉世未深......” “夜總,抱歉打斷,但是我想提醒你,月熙早已成年,和你的年紀更是只差了幾分鐘,我想......是時候該放手了,不是嗎?” 夏宇瀟索性也不說什麼攏詞綴字了,反正早晚有一天,他還得喊聲哥呢! 聽完這個妹控哥哥的話,夏宇瀟都要白眼到天邊去了,什麼年紀小?什麼涉世未深?他知不知道媽的他們兩個是雙胞胎!? 更何況月熙都成媽了......夏宇瀟真心覺得無語。 “......” 突然,夜陽楓靜默了,真的是時候該放手了......嗎? 從小,他就一直保護著夜月熙,因為保護,她到現在甚至還不知道夜家跟黑手黨的關係。 他是不是反而害了她呢? “我該怎麼做......” 曾幾何時,夜少軒大總裁,這樣一個萬人之上的存在,會這麼灰心的詢問著他人該怎麼做? 那必定是代表了夜月熙在他心中那與眾不同的重要性。 “放手吧......她有她自己的舞台。” 經過了一段又一段的話語,夜陽楓和夏宇瀟兩人,似乎變得很是熱絡。 “既然這樣,我就不好隱瞞了,其實我正在追求月熙。” 什麼!?原來他們兩人真的早就認識了? “夏總你說......” “我們兩人在美國就認識了,算起來也有四年了,只是因為一些緣故,我們一直沒有在一起,現在至少兩人都回到了家鄉,我想好好的追求她。” 那邊,夜陽楓望著天空中的月亮,今天是滿月呢。 小熙是他一輩子的妹妹,是他一輩子要守護的人,他不會這麼輕易的把她交給另一個男人。 但是......如果對方是夏宇瀟呢? 是一位交際手腕極強的男人,是大名鼎鼎的夏世集團總裁,是連他都承認很有能力的存在。 重點是,他是真心喜歡月熙的,不是嗎? “這件事......我不會阻止,但是夏總也別指望我會幫你,感情這種事情還是得看夏總你自己。” 聽到這句話,夏宇瀟知道,自己又成功了一步,離他能真正的被夜家所知有更近了一步。 “放心吧,只要夜總不阻止,我會成功的。” 在掛掉電話前一刻,夜陽楓的聲音又在耳邊響起。 “雖然夏總你比我大,但是我總覺的有一天,你會叫我一聲哥。” ********** “我也該回去了。” 看了看時鐘,十點了,剛才夏安晨已經睡著,現在她也該回去了。 “我送妳吧。”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回去。” “夜小姐,您就讓少爺送吧!這那麼晚了一個女孩子在路上走也不太好。” 夏安辰的奶媽兼保姆,許媽,剛從樓上下來,看著夜月熙,眼裡露出了擔憂。 或許是不忍心夜月熙一個那麼年輕的女孩那麼自立,又或許是不忍心自家少爺一直沒辦法追女孩,便出聲了。 看到那母愛一般的眼神,夜月熙心理竟感受到了溫暖,就答應了。 路上,或許是破冰了的關係,兩人聊得算熱絡。 突然,夏宇瀟的車速減慢了下來,因為在眼前的十字路口出現了異常。 在兩人面前,是一個女人,一個滿身鮮血淋漓的女人,那長髮蓋住了她的臉,但全身上下的傷可以看出她必定受到了不少皮肉傷,甚至更慘,骨折或脾臟破裂。 是誰,晚上十點躺在這種地方?要知道這裡可不是大都會區,這裡可是郊區啊! “我下去看看。” 夜月熙說著就要解開安全帶。 “不對,妳別急。” 夏宇瀟卻伸手阻止她,他覺得有古怪。 在兩人屏氣凝神的盯著那女人時,她突然站了起來,以一種極度詭異的眼神看著車裡的兩人。 “這女的......” 夜月熙皺著眉頭,她不相信什麼怪力亂神,但是不代表她不怕啊!誰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又是什麼人!? 夏宇瀟自然是感受到了身旁女人的變化,他鎖上車子的安全鎖,輕輕的握住夜月熙的手:“別怕,我在這裡。” 那一瞬間,夜月熙覺得她的心似乎放下來了,是啊,有他在,是有什麼好怕的! 兩人就這樣望著那女人一步一步的緩緩走過來。 夏宇瀟拿出手機,本來是要打電話求救:“沒訊號?” 這下可好了。這不是什麼靈異事件吧? 等到兩人看清女人的臉時,他們抽了一口氣,傷疤、傷疤,還是傷疤。 不,應該說是血痕。 看著她的嘴,一絲的血從裡面流出來:“救我。” 從車裡聽不到外面的聲音,但對於懂唇語的兩人,他們第一時間做出了反應。 夜月熙和夏宇瀟解下安全帶,下車查看了女子的狀況。 “是被打的。”夜月熙判斷道。 “妳是誰?是誰這麼對妳的?” 當看到女人左胸那微微露出的圖案,夜月熙睜大眼睛倒抽了一口氣。 太熟悉了!因為她的母親,歐陽雪也有一個一模一樣的圖案,唯一不同的便是上面的英文字母。 這女人身上的字母是G。 “怎麼了?” 當夏宇瀟循著夜月熙視線所看過去,他不禁沉下眼簾。 “熙。” 他堅定的看著她。 “如果救她,我們將會惹上黑道,如果不救她,她就會死在這裡。” 夜月熙看著眼前的女人:“救!為什麼不救,她可是一條活生生的生命!” 而且......她會不會早就不是第一次接觸黑道之人了? 因為這個女人的身份特殊,在兩人討論之後,決定把她帶到夜月熙的家裡。 很簡單,因為夏宇瀟的別墅有夏安辰這個孩子,不適合。而夜月熙是一名醫生,除了可以照顧她,更因為公寓小,能很好的隱藏她。 不過夏宇瀟也堅持今晚要和夜月熙一起照顧她,所以要在這裡留下。 夜月熙知道他是考量到自己的安全,便也答應了。 ********** “謝謝你們。” “沒什麼,我是醫生,拯救生命是我該做的。來,喝點水。” 夜月熙坐在床邊,看著床上的女人。 傷口已經清理乾淨了,而且她的氣色也回覆了不少,不知道是因為夜月熙的醫術好,又或者是,她常常受傷自然恢復得快? “我們可以問妳幾個問題嗎?” 夏宇瀟站在夜月熙身旁,兩手插著口袋問道:“放心,這裡沒有監聽。” 她人點了點頭:“我的命是你們救的,自然我就不瞞了。” “你們有聽過帝王嗎?” “黑道上第一的殺手組織是吧,自然是聽過。” 夏宇瀟拉了一把椅子,坐下。 “我是金牌殺手之一,代號G,名字是謙琪。” “帝王的金牌殺手?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還全身帶著傷......” “這是組織給我的懲罰。” “懲罰?” “自從組織裡最強的兩個王牌叛變之後,組織的戒備變得森嚴,不過最近因為領導要將權利交給他兒子,所以戒備稍微鬆懈了一點。我本來要逃出來的,卻被發現了。” “妳為什麼要逃?” “我已經厭倦了那裡,那個沒有一點生氣的煉獄。況且我唯一的兩個好朋友都脫離了組織,我想,也該是時候隱退了。唯一的方法,就是逃離。” “難道,你是黃金鐵三角之一的......”聽到這裡,一直沉默著的夏宇瀟突然說道。 “是,是我。” 夜月熙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不笨,稍微理解一下就知道了。 黑道上的傳聞她身為夜家千金自然是聽過不少,但每一件事都沒辦法讓她好好的理解,直到今天她遇見的謙琪使她豁然開朗。 她聽說過黑道上最令人聞風喪膽的殺手組織,帝王組織,他們最引以為傲的三大殺手,是以黑帝J帶頭的黃金鐵三角,JKG。 再者,在十幾年前,黑道曾經掀起一股動盪,就是帝王組織J及K的脫離事件。 後來,意大利黑手黨教父直接強勢宣布黑帝成為黑手黨教母,並且收殺手K進黑手黨,這讓帝王這個肆無忌憚生長的組織吃了一次閉門羹。 而這個黑道中最強的殺手團體也因此隱沒。 但今天,她看到了什麼! 首先,她看到的是她的圖騰,上面是G,她又說她的代號是G。 再來,她說她和另外兩人是帝王組織的三大最強殺手,黃金鐵三角,那是不是代表,有同樣的圖騰,上面英文名字分別是JK的就是剩下的那兩人!? 而其中一個她知道,因為她曾經看過那個圖騰,是她的母親,擁有一個圖騰J,如果真是那樣,那她的母親不就是傳說中的黑帝了嗎? 這麼說來,那他的父親......黑道教父!? 讓她得知這一切的,都是因為這個圖騰! “那個......妳的那兩個夥伴,是不是有一位叫做歐陽雪?” 聽到這三的字,床上的女人唰的一下做了起來,卻動到了傷口:“嘶......” “等等,你傷還沒好,不要亂動!” “妳!妳怎麼知道!?” 夜月熙一聽,確定了事情的真相,她有點不敢相信,當然,她正在努力的接受事實。 原來她的母親會醫,那是當然的...... 因為她是黑帝!她是歐陽神醫! 過了好久好久,夜月熙才開口,用顫抖的聲音:“她是我媽。” ********** 這天,是夜月熙拍攝電視劇的第一天。 在此之前,她在與許多的新人演員角逐時成功的脫穎而出,成為了知名導演,許彥修,許導的第三女主角。 “許導。” 帶著鎮定自若的氣質,夜月熙揚起完美的笑容向許彥修走來。 許導是一位資深的導演,他曾指導過許多爆紅的電視劇,而這次夜月熙能被看中,也是她的實力被肯定了。 “是Artemis啊,來來來太好了,妳先去準備吧,今天早上我們先來講一下戲,下午正式開拍。” 夜月熙和許導互相寒喧之後,便前往往休息室準備。 “看什麼看!?妳是白痴嗎?我問妳,Genny人在哪裡!?” “抱歉,廖小姐,Genny老師在幫另一位演員化妝,目前......” “那又如何!?這裡誰最大?我告訴你,我入行的時候妳還不知道是哪根蔥呢,哼妳現在去給我把Genny叫來,她只能幫我化妝。” “這個......” “給我去!” 從那名助手離開之後,其它的人也跟著相繼離開,似乎誰也不想留在這裡被罵。 才剛走進化妝區,夜月熙就把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 嘶......才第一天就遇到瘋子,看來她之後在這個劇組得好好的降低存在感了。 不過......這個人? “Artemis,她是廖佳芯,這部電視劇的女二。” 原來是她啊!最近風頭也挺盛的一個女演員,因為她可是被傳出和夜氏集團總裁走很近的那位。 仗著夜陽楓,她可是早就被爆料不僅耍大牌,還藉機炒作。 “是夜氏總裁的緋聞女友呢!” 夜月熙笑了笑,不過要問她相不相信?抱歉,恐怕她哥連她是誰都不知道。 “Artemis我們別在這裡了,到時候被拖下水。” 她們才剛開始演藝身涯,千萬不能一問世就是負面評價啊! 夜月熙聳聳肩,她倒是沒差啦,這女人對她來說不過是個跳梁小丑罷了,但是她奉行的原則是不要沒事找事做,她們還是離開好了。 正當兩人決定轉身往隔壁的令一間化妝區走時,她們竟然被叫了下來。 “喂!妳們是誰啊!?看到我不會跟我打招呼嗎?啊呀!原來是一個剛入行的啊,怎麼?看到前輩不會問好!?” 夜月熙一臉茫然的轉過來。 “看什麼!?快點啊!我是誰?” 在經過了漫長的幾秒後,夜月熙的動作竟然是......轉身,準備離開。 “喂!” 覺得煩的她,竟然吐出三個字:“廖小姐。” 一聽,那不得了啊,廖佳芯那是一個開心。 “好,不錯,我就允許妳待在這裡了。” 從頭到尾,琪萱都冒著火,她的藝人什麼時候輪得到別人來指手畫腳了!? “Artemis我們走,她以為她是誰啊!” 轉身她就離開了。 跟在謙琪後面,夜月熙正要踏出房間時,廖佳芯竟然喊住了她。 “妳知道這部戲的最大投資者是誰嗎?” 是誰? “我看妳也不知道,是夜氏集團!” 夜氏?她哥來湊熱鬧幹嘛? 這時候遠在夜氏總部開著重要的內部高層會議的夜陽楓不小心打了一下噴嚏。 “哈啾!” 台上正在報告的營銷部部長早已抖得不能在抖的手又大力的晃了晃,他們總裁難道是不滿意!? “繼續。” 鎮定的,夜陽楓示意他繼續。 “好......好,接......下來是這個年度的......” 一邊聽著報告,夜陽楓叫了叫。 “凱。” “是,總裁。” “你上次跟我說那什麼?” “是噴嚏的事吧,一次是有人在罵你,兩次是有人在想你.......” 夜陽楓想了想,他剛剛是不是打了一次!?什麼!!誰在罵他? 回到夜月熙這裡,廖佳芯趾高氣昂的一個人享受著這自己給自己的虛榮心,絲毫不把冷清的四周放在心上。 夜月熙真心覺得這個人是笨蛋,她現在只想離開。 “我告訴妳,夜總現在罩我,妳最好不要得罪我。” 夜月熙看著她,覺得心中對於演藝圈的黑暗面又了解了一些,果真在演藝圈混,多多少少都得犧牲色相上位嗎? 這樣她隱藏身份到底有什麼意義呢? 不過這個女人也是夠了,一口一聲夜總,她以為她是誰?她不怕她找麻煩,但對於這樣誣衊哥哥的人,她不會給好臉色看的。 離開的那一剎那,夜月熙留下了一段話:“妳最好好自為之,夜總沒有出手蓋掉你們那因錯陽差之下所生成的誹聞,那是因為他根本就不在意,如果妳認為這是他默認了你們的關係,那我不介意幫你提醒他。” 因為整個屋子是空的,所以這段話也只有廖佳芯一個人聽到,不過夜月熙要得就是這種效果,只要她有點腦子,應該會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 “等等!妳認識夜總?妳到底是誰!跟他什麼關係!?” 可惜回應她的只有回音跟孤寂。 簡單確認好腳本之後,導演召集所有的演員開始討論,在這其中,只有夜月熙一人是第一次拍戲,大家也都很照顧她。 “Artemis妳是第一次拍,不過那天妳試鏡的表現我有看到,不用太緊張,妳是有實力的。” 同以諾,姓同,是蠻特別的姓。 他是這部電視劇的男一號,更是大家口中的電視劇男神,由他出演的電視劇,每部都取得了很高的收視率,粉絲團更是龐大。 “謝謝前輩。” 這樣的回答讓在場的許多人都覺得她是個不錯的新人,對人也很和善。 在一旁的女一號心中也對夜月熙的好感度上升了不少,現在的演藝圈很少能看到這樣的好苗子了。 本來導演和他們幾個內定演員討論啟用新人這樣的想法時,她是不支持的,卻沒想到她竟然估算錯誤了,她確實是很有前途的演員。 不過...... 林淇不禁扼腕,這樣有實力的演員她好久沒有看到了,背後沒有勢力,是很單純的靠著演技取得位置的女孩。 討論大致完成後,導演要大家先行休息,下午正式開拍。 在這之前,開拍前的祭拜儀式等等的都已經完成了,所以夜月熙才有時間拿出劇本鑽研鑽研。 午餐時間,琪萱拿著便當遞到夜月熙面前。 “謝謝。”她道謝,而後便拆開包裝盒開始動筷。 在她一口一口的吃下飯菜的同時,琪萱也看著她。 “看我幹嘛?” 她停下動作,皺著單邊的眉毛,疑惑的看著一直打量著自己的琪萱。 “沒什麼,就是覺得妳吃飯吃得很......” “很?” “就是看起來很有氣質,太有氣質了,這簡直是某家千金才有的吧?” 她聽到這句話,噗哧的一聲笑了出來。 “妳認為我是哪家的千金!?” 夜月熙笑得那是一個燦爛,但其實她心理也很沒底,這其實已經不是她第一次被這麼問了, 看來從小養成的習慣到頭來反而會害她藏都藏不住。 看來她可不能表現得太有氣質? “算了,反正不管妳是誰,妳都是我的藝人,我得保護好妳。” 琪萱這一番話,讓夜月熙感動了不少。 “妳是Artemis吧,初次見面我是林淇,這部電視劇的女主角,我可以坐這裡嗎?” 她指著夜月熙身旁的椅子,問道。 “是林前輩,當然可以,請吧。” “什麼前輩,叫我林姐就可以了。” 琪萱空了一個位置給林淇,自己則是坐在夜月熙的另一邊。 林淇早從剛才,就一直對夜月熙的臉感到很熟悉,直到夜月熙開始吃飯的時候,她才驚覺一件事,而就是這件事,讓她有了想走過來跟夜月熙搭話的念頭。 “妳是不是就是美國好萊塢的那位超模Selene?” 她肯定的點點頭,彷彿她根本就不是在問她,而是在自我陳述罷了。 “這林姐也看得出來。” 夜月熙點點頭,笑了笑,她本來就沒有要隱藏這件事的,不過她倒是好奇,她為什麼看得出來。 “我本來也是覺得妳很眼熟而已,畢竟妳現在給人的感覺跟Selene很不一樣。” 當然不一樣,在美國,Selene這個名字可是近乎家喻戶曉的,因為她人物性格帶給人的感覺就是強烈及火辣的個性,加上公認的魔鬼身材,她可是許多模特的偶像及目標。 不過在林淇的面前,不說已經換上的戲服,光是她的氣質就很柔和大方,反而有種高貴的感覺。 老實說,不看臉,她也很難相信這兩位是同一人。 “不過,妳在美國可是知名名模,為什麼要進國內的演藝圈重新發展呢?” 林淇問到這個問題,琪萱也不禁張大耳朵聽,她其實也很想知道。 “不得不說,因為在這片土地上有很多的責任要我來付。” 不管是夜家千金的身份、夏家妻子的身份、夏安宸母親的身份,又或者是對家鄉的留戀,都促使她回到這片土地上。 或許吧,還有想忘掉的事情,所以離開了美國。 其實兩人都聽不懂,但都默契的沒有再問,想必有很多很多的事情發生在這個女孩的身上。 電話響起,夜月熙看了一下來電顯示,她睜大了眼睛,是最令她想不到的人。 跟林淇說了聲失陪後,她就去接電話了。 “喂......媽?” 她也沒想到,神不見頭尾的父母會打電話給她。 “小熙,媽的寶貝!” “媽,我也想妳,不過妳怎麼突然給我打電話啊?” “這個嘛......就是想妳了。” 不!可!能! 夜月熙不理她,歐陽雪心中嘆氣,還是被女兒發現了嗎? “小熙,你已經知道了吧?” 知道什麼......是那件事嗎? “知道了。” “我們很抱歉。” 很抱歉竟然隱瞞了她這麼重要的事情,很抱歉竟然一直沒有承認他們家族和黑道的關係。 “謙琪阿姨已經去找妳了嗎......” “我們已經聯繫上了。” “......” “哦,小熙。” “不,沒事。我在忙就先這樣了,對了關於黑手黨......我想加入。” 歐陽雪不敢相信,她怎麼就突然想加入黑手黨了。 “我想創造出新的神話。” 聽到這裡,她就懂了,看了自己的孩子就是擁有與自己雷同的氣質,年輕時的她也一樣如此的有抱負,沒問題的。 “妳爸說好就行。” ********** “這......皇上,臣妾不敢。” “允兒,妳別怕,我定會保妳無事的。” 皇上的臉上滿是深情,而瀟允妃眼中卻閃過一抹狠毒,拿出早已暗藏的匕首,往皇上的胸口刺下。 “皇上!你害我的孩兒未滿月就離世,你竟然敢殺了自己的親生兒子!” 瀟允妃的臉轉瞬間就布上陰沉,拿著匕首的刀子顫抖著,眼神裡一道精明閃過。 “大膽!瀟允妃!朕真是錯看妳了!” 瀟允妃的眼裡溢滿淚水,拿著匕首往自己胸口也插了一刀。 “皇上,既然你生在皇宮不能只愛我一人,那我們走吧,一起離開這世。” 對著早已絕氣的皇上,瀟允妃俯下身對著他吻了下去。 “卡!很好很好!” 導演一喊完,夜月熙眼中的淚水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躺在床上飾演皇帝的同以諾也睜開了雙眼,他看著夜月熙,笑了笑。 “妳的演技真的好到不像是新人呢。” 夜月熙也對他笑了:“過獎。” 導演瞇著笑眼:“很好,現在Artemis和以諾的戲份已經完成了,依照進度,明後天是女二和女一的所有戲份,你們今天可以好好休息了。” 看著牆上近乎凌晨三點多的時鐘,導演喊完收工,所有人便都開始著手收拾準備回家休息。 “Artemis,我送妳吧。” 出到片場外,同以諾揚起那帥氣的笑容,問道。 “哦,不用的,沒關係。” “現在已經三點多了,又叫不到車,更不可能有公車,我記得妳也沒開車,難道妳要走回去?” “我......” 本來夜月熙是要叫夏宇瀟來接她的,但是他說得沒錯,現在已經三點多了,夏宇瀟還要上班,不可以吵他。 “那就拜託妳了。” -第七章- ———————————— 嘿嘿嘿情敵出現了 夏宇瀟你在哪?小心老婆被人給拐跑了哦!
8 人已讀/ 6 人喜歡/ 3 則回應
全部回文
匿名
1 樓
0
【看完了】
2018-06-29 14:39
回覆
2
匿名
2 樓
0
哇…這是有情敵的節奏嗎😂 中間有一個地方應該是歐陽楓但是打成歐陽軒
2018-07-01 22:11
回覆
2
匿名
3 樓
0
2樓剛剛看到你的留言才發現我也打錯 都貫上小雪的姓😂
2018-07-04 15:51
回覆
我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