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豬出任務

免費送你 Line 貼圖!
下載
愛麗絲追著無臉男跑
2018-06-01 22:01
小說板

如果彼岸有你-01-

CHAPTER ONE >結束然後開始< T大雖然稱不上是國內最頂尖的大學,但分數也落在前段,是許多人夢寐以求的大學。不過T大因學雜費高昂,學生大多數是富家子弟,也給了人「T大的學生都很跩」的刻板印象,這樣的惡評使許多企業壓根不想錄用T大的學生。 畢竟傲氣勝過才氣的人,只會招來厭惡。 「啊--煩死了,東西怎麼多成這樣啊?!」封世羲長嘆。 「還不是你自己帶來的。而且舍監不是一個禮拜前就在催了,只能說你活該啊,收不完了齁。」白棠躺臥在好幾個紙箱上,那是他早就整理好的衣物。 「只會嘴,就不能幫我一下嗎?」封世羲忿然瞪著抄了包洋芋片正準備開始嗑的白棠。 「咦?我以為我早就提醒過你了。」白棠笑著,一點都不委婉的拒絕了。 「沒情沒義……這是什麼啊?」封世羲從衣櫃裡拉出一條橙黃相間的手織圍巾,似乎是因為一直被塞在衣櫃裡,讓這條圍巾看起來又皺又舊。 「這應該是你前女友的吧?那個叫雨蕎的女生?我好像有看過他戴,如果你覺得尷尬,我可以幫你拿給他。」白棠接過封世羲手上的圍巾。 「呃,喔,好啊,麻煩順便跟他澄清我沒有劈腿。」封世羲不太在意地說。 「我覺得她早就清楚你跟阿楠的關係了,不是擺明了在交往前就是這個樣子嗎?她要不是在無理取鬧,就是膩了你了。」白棠冷笑幾聲說道。 「也罷,都分手多久了。唉,在這間寢室發生了好多事…也還蠻捨不得畢業的。」封世羲又嘆了口氣。 「你是說把女生帶進這間寢室之類的事嗎?如果你不想畢業,期末時就不要交報告給老葉,那老頭很樂意讓你唸大五。」 「吼,你今天都在嗆我耶?」封世羲伸手想拿白棠的洋芋片,但被白棠看穿閃過。 「因為你欠嗆啊,有沒有看過湯瑪士小火車?欠嗆欠嗆欠嗆~」白棠一邊說,一邊把兩手放在身體旁邊,彎成90度,做出火車前進的動作,然後閃過封世羲的拳頭。 「閉嘴。你真的要去J集團上班?」封世羲問。 「面試、投履歷很麻煩欸,再說,很多人想進J集團吧?待遇也滿優渥,沒理由不去。」白棠啃著洋芋片說道。 「真羨慕你。」封世羲喃喃低語。 「你呢?」白棠問。 「看著辦,我根本沒有想法。」封世羲說。 J集團會派專員到T大內觀察其優秀人才的行為,加上成績等表現考核,在畢業前夕向被評為優秀的人們發出邀請,J集團會寄出湖水藍的卡片,並在其中提出優渥的就職條件--在T大中稱之為湖卡。而會考核其成績及表現的並不只J集團,每一個企業或集團都有其對應的顏色信封,但因J集團壟斷市場,僅有J集團的湖卡值得期待。在畢業生中,甚至有將沒收到就職邀請信封和不是收到湖卡的人視為廢物的極端菁英。對企業來說,這一點兒都不浪費人力財力。畢竟找到值得選用的人,對集團、企業而言無疑是助力;而對畢業生來說,湖卡就是這四年來努力的證明。 而白棠,便是在不久前收到了湖卡。 這樣的習慣並不是不好,而是很容易給沒收到湖卡的人失落感。 就像現在的封世羲。 收到湖卡的白棠,看起來是多麼的優秀。 基測,他們還能考上同一所高中;學測,已經辦不到了。 T大音樂系和法律系的分數其實相差不遠,但咫尺天涯。 就算掛了個T大的名號,音樂系仍然是音樂系,不及法律系的光芒。 白棠越來越優秀,而封世羲感受到自己在原地踏步。 白棠越來越優秀,離他越來越遠。 或許他們兩個就像相交的線,在交點以後,只會越來越遠吧。 / 畢業三個月後。 夜晚,擁擠,吵雜。 白棠拖著疲憊的身軀走向夜市 發薪日難得和準時下班湊在一起--或許是想放鬆,但他感到有一股不知名的……情感?驅使著他走進夜市。 感覺,不是什麼壞事。 攤販的叫賣聲,人群的嬉鬧聲,街頭藝人的樂聲。 好吵雜。 等等,街頭藝人? 一陣沁涼的觸感貼上臉頰,他有如在睡夢中忽地被戳了一下的小貓,驚慌的抬起頭,只差沒有喵一聲。 他抬頭。 一個男人,梳著油頭、西裝筆挺,但都因為一整天的忙於事務而微微顯亂,帶點魅惑的氣息。右手拿著兩罐啤酒,沁涼的觸感從此而來;左手提著公事包,用中指勾著一袋鹽酥雞--我想魅惑的氣息大多來自於此。 「你嚇到我了。」封世羲瞪了來者一眼。 「我知道。」白棠咧嘴笑。 「你來幹嘛?知道我在這裡很久了?」 「哇,你敵意也太重了吧?我想你。不行啊?」白棠笑著,在封世羲後頭的花圃坐下。 「我還要做生意。」封世羲這麼說,手卻很自動的叉了塊魷魚扔進嘴裡。 「再說。這個鹽酥雞很好吃欸?」白棠說,遞給封世羲其中一罐啤酒。 「嗯,是夜市尾那間吧?每次人都很多。」封世羲索性放下吉他,接下啤酒。 「嗯。你在這裡唱歌,你爸沒有意見?」白棠問,喝了口啤酒。 白棠會這樣問,是因為封世羲的爸爸非常驚人。 當年,封世羲的爸爸要求封世羲考上法律系,但封世羲卻沒能考上,而封爸正任教於T大法律系,因此當初封爸的最低要求便是T大的法律系。身為封世羲十年好友的白棠考上了,更是讓封爸自慚形穢。為了這件事,封爸甚至不悅到將整整一年不給封世羲一毛錢作為對封世羲的懲罰,讓封世羲過得痛不欲生。雖然,現在的情形似乎也是如此。 「我說邊打工邊找工作。」封世羲見白棠提起老爸,似乎十分不悅,忿然嚼食四季豆。 「被他看見怎麼辦?他還不打死你啊?」 「這兒不是他的生活圈。他是會逛夜市的人麼?」封世羲說道。 「我想也是。」白棠了然。 封爸的頑固,他見識過了。 「欸。你多久沒去夜店了?」白棠問。 白棠會這樣問,是因為那是大學時死黨們的習慣--每週去一趟夜店,喝酒也好,跳舞也好,放鬆。 「三個月吧。幹嘛?帶我去夜店只會讓你看起來相形失色。」封世羲丟了塊鹽酥雞到嘴裡。 三個月。那就是畢業後沒有去過。 他不相信封世羲是不想去,肯定是工作塞滿了每一天,或根本沒有閒錢玩樂了。 「欸,我覺得差不多了,我要做生意,滾啦。」封世羲拿起吉他,開始調音。 「你聲音這麼啞,不會有人投錢啦。」白棠逕自坐在封世羲旁邊,把麥克風向自己拉近。 「喂、噯……」封世羲掙扎無效。 白棠在心裡暗數拍子。封世羲這傢伙,一臉疲樣,吉他卻仍然彈得非常好,拍子和音色都十分到位。 4、3、2、1 白棠嗓音一出,令人為之傾心,多了不少佇足的群眾。 他的嗓音有些深厚,卻帶著點柔,戀愛的喜悅中帶點初戀的無奈客訴。甜甜的情歌從嘴裡竄出,彷彿情歌裡的女主角就在人群當中,只為她而唱。 叮鈴- 錢投入打賞箱的聲音不絕於耳。 「噯,回去了啦,我好想睡覺。」封世羲打了個哈欠,傾腕看了看錶,已經三更。 「不要。我很久沒去KTV唱歌了耶,有夠過癮的。」白棠興致勃勃地催促封世羲彈起下一首曲子。 他剛來的時候往打賞箱裡瞄了幾眼,零零散散一點零錢。他想要幫助封世羲,但都當了十年的朋友,他絕對是最了解封世羲的。 他知道,如果直接了當地幫封世羲,封世羲不會接受。 這就是為什麼當初被封爸斷絕金援時,封世羲一毛錢都沒有和他借--封世羲拉不下臉--無論是多麼貼近己身的人。 所以,想要幫助他,只有這般偷摸地幫他。如果封世羲認為自己接受了白棠的施捨,或許還會大發雷霆一番。 「你,過得很好嗎?」封世羲收著吉他,漫不經心的問著。 「除了薪水,其他都很糟。煩人的老闆,纏人的客戶。」白棠輕嘆。要將損失控制在無足輕重的地步,又要使客戶滿意,並不是件簡單的事情,無論多大多小的企業都有一定的黑暗面,而他正涉足其中。 「至少你有不糟糕的薪水。」 「我的腦袋快炸開了。你每天都在這裡唱歌嗎?」白棠喝下最後一口啤酒,把瓶身壓扁。 「星期一、四要上超商大夜班,其他都會吧,怎麼?從高中的時候就有女生說你暗戀我,難不成是真的麼?」封世羲三八地笑了笑。 「我只是想來笑你唱得很難聽。」白棠翻了翻白眼。 白棠和封世羲分道揚鑣後,回到租屋處。 望著天花板,沉思。 他思考的樣子,簡直像個瘋子。眼凝視著空氣中的某一點,嘴裡唸唸有詞--令人慶幸他不是在大馬路上思考,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樣子。 片刻,他拿起手機,播了幾個號碼,有些在3個月前就沒有播過。 手機那頭的人換了又換,然後他心滿意足地放下手機。 這樣過下去……不行啊……不可以崩潰…… 再等他一下,他不會讓彼岸難重演。 - 後記 真的很抱歉……之前打的稿子消失了 其實我認為這個稿子也打得比上一個稿子差 我覺得這篇比之前的糟糕多了…… 但是必須先趕在期限內交出 寫作需要靈感我快不行了😭 有些東西(大部分)都會在後面解釋 第二章的內容也會比第一章更多 (因為我真的沒時間了😭) 我也希望能寫得比第一章更好!! 還是謝謝你看到這樣 下星期五晚上10點見! _愛麗絲
5 人已讀/ 5 人喜歡/ 4 則回應
全部回文
2
匿名
1 樓
0
寫的很不錯欸 期待下一篇! 沒看到之前的序還特地搜尋來看 有的人不是有暱稱 可以點進去看之前的文章嗎 如果有的話是不是比較方便啊 感覺可以去問問欸 不然我金魚腦容易忘記劇情 還要特地搜尋來看好麻煩
2018-06-04 17:05
回覆
2
匿名
2 樓
0
真假 不過有暱稱的話比較好看文 不然要搜尋很容易就棄追了欸 要不要去找小編問問看 (一心為了自己方便的人哈哈)
2018-06-04 18:04
回覆
匿名
3 樓
0
加油啊 稿子不見超辛苦😬
2018-06-08 20:47
回覆
匿名
4 樓
0
其實匿稱是怎樣申請的?
2018-06-09 11:28
回覆
我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