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豬出任務

免費送你 Line 貼圖!
下載
Penny.羽毛
2018-02-23 22:47
小說板

歐陽和夜 番外篇(求婚在此)

啊啊啊~明明就完結了還手癢給人家寫了他們的婚後生活...... 不知道你們想不想看夜陽楓和夜月熙兩隻小鬼的故事??哈哈如果想要的留言告訴我...考完試就來!磨刀霍霍~ 我一直覺得不讓你們知道夜少軒這個少女殺手的求婚過程真的很不夠意思,要知道他也是我的夢中情人捏(羞... 所以呢我就洋洋灑灑的寫了痾...一個番外篇 雙手奉上👐還望笑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砰砰砰砰砰。連五搶,槍槍必中靶心。 在別墅下方的練習場裡,夜無宮和夜少凌正乾瞪著歐陽雪的神奇技術。 媽的,他們帶著槍出生入死那麼久,結果眼前這女的分分鐘秒殺他們。 連帶著一個帥氣甩槍,歐陽雪把頭看向一旁的夜少軒。 “如何?來比一場。” 她一直以來都自認為對槍的熟悉度比駭進別人的防火牆還要高。 在帝王,沒有人的槍法比她好,更沒有能人和她一樣,大到砲槍小到微型手槍,全都了解得徹底,更能快速組裝。 “確定?” 夜少軒瞇上眼睛,一把拿起手槍,一樣五發子彈,竟然穿透了原本歐陽雪打出的那五個洞。 夜無宮和夜無齊看到這一幕,那是一個爽快,是不?他們的教父果真是名不噓傳。 歐陽雪笑了笑,拿起手槍,往一個奇怪的地方射了一發。 咚。 這是兩發子彈撞在一起的聲音,只見夜少軒的手上,那把手槍槍口正微微冒著煙。 “真不愧為教父。” 歐陽雪的表情那是一個看到知音的模樣。 “不這樣,怎麼當你老公?” 也夜少軒趁歐陽雪不注意,手腕一拉,把她死死的禁錮在懷裡。 “什麼老公!我還沒答應當你老婆欸!” 歐陽雪掙脫了老半天,發現她失敗了,乾脆放棄掙扎。 夜少軒的臉突然暗了下來,她還沒準備好要和他走下去嗎? 看著這樣的夜少軒,歐陽雪總覺的毛骨悚然:“你......你又還沒跟我求婚。” 她的氣焰似乎弱了不少。 求婚? 夜少軒當然知道求婚是什麼,他一直以為像歐陽雪這樣在戰場上求生存的女人,不喜歡什麼羅曼蒂克的求婚場景。 其實不管是什麼女人。心理總會對浪漫的事情感到一點幻想的,這點他倒是沒有發現。 求婚嘛......好,他就要給她一個史上最浪漫的求婚。 歐陽雪哼了一聲,一秒,就用了一秒,手上的手槍已經被她給解體了。 瀟灑的撥開夜少軒的手,留給三人一個霸氣的背影。 夜少軒笑了笑,也追了出去。 “我的媽呀,這是......” 夜無宮瞪大眼,拿起手槍,花了一分鐘才把槍組裝回去。 “她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夜少凌好歹也看過歐陽雪在煉獄堂游刃有餘的表現,他知道,歐陽雪的本事絕對比他們所看到的還要厲害。 “永遠不要猜測嫂子的實力,因為你會發現她絕對比你預想的要強。” 這是夜少凌跟在自己哥哥身邊所觀察到的。 他發現,每次夜少軒和歐陽雪理念不合的時候,他哥總會先示弱,等到雙方冷靜,一但嫂子發現她是錯的,就會道歉。 但在兩人說到跟訓練有關的話題時,嫂子反而是一副虛心請教的樣子,可是他不明白,嫂子在實力這方面根本強過於他,搞不好還不輸他哥,為什麼他們的相處模式就是夜少軒完勝的樣子? 這夜少凌就不懂了,其實他們之間就是因為那一架而認識的,就是那破碎的玻璃,割破了歐陽雪的手,也劃開了夜少軒一直以來的冰冷面具。 那時,歐陽雪知道,她已經徹底敗了,敗給這個高深莫測的男人。夜少軒也知道,他的心從此住進了一個人。 當天晚上,夜少軒在書房內處理著公務。 叩叩...... “進來。” 關上門,歐陽雪手上正拿著一臺筆電,緩緩的走進來。 “什麼事?” 歐陽雪順著夜少軒的腿坐下,把筆電放在他正看著的電腦旁邊。 夜少軒的目光轉移到筆電上,看了一下。 “妳確定?” 歐陽雪勾起嘴角:“確定。” OK,既然她確定,那他也不再多問了。 這是一個外國王子給她的加密郵件,內容是最近他有意要奪取黑手黨在某國的據點,希望歐陽能提供情報給他們。 歐陽神醫在白道上是一個叱吒風雲的存在,在黑道上更是一個可靠又龐大的消息庫,世界各地幾乎都有歐陽神醫的眼線,畢竟,誰不會生病? 可以說,夜少軒根本就「娶」了個寶回來。 這個王子的計畫可說是萬無一失的,連歐陽神醫都被他算計了進去,他要的無非就是黑手黨在某國的一個小到不能在小的總部裡面的地圖。 雖然說那個國家控制權的有無對黑手黨根本不會造成威脅,歐陽雪手上一定也有黑手黨所有總部的地圖,但她就是不幫。 不但不幫還要毀了他的計畫,不說吃裡扒外的問題,這個她做過不少次,連帝王都被她算計過,就單單這封郵件讓她很不爽,這個狂妄的王子,有什麼資格把她算計進去? 即使他給五千萬美金加一個小島當報酬,她也不要,黑道上誰不知道歐陽神醫治病要給錢加一個消息,拿消息更要付出同等價值的東西。 上一個跟她拿消息的人,撇除夜少軒這個例外,現在應該在太平洋上的小島流放中吧,那人不是善莊,他竟然想要在兩個國家暗中發動動亂,好從中奪取暴利。 這不是歐陽雪要奪他希望的關鍵,重點是他被抓到逼供竟然還想把她套出來。 前後算一算,她也不過是帶走他所有的身家,流放他而已,他老婆小孩是無辜的,她還留了一筆錢給他們母子生活,歐陽雪從不亂殺無辜。 扯遠了,回到正題,這個王子不僅不懂規矩,還想要她透露黑手黨的消息,她才不幹呢,以前那是她有持無恐,現在她是踢到鐵板被吃得死死的。 “妳真的不當我老婆?我記得要從歐陽那裡那消息要付出的代價不小。” 他當初在擴建黑手黨時也曾想過跟歐陽那消息,不過他得來的消息讓他打消了這個念頭。 “嗯......我尊重夫妻財產共有制,這比帳我可以先欠著,等我嫁給你再來算。” 歐陽雪驕傲的抬起頭,卻正好對上她他的下巴。 這個角度的他,看起來是那麼的高大,那麼的令人安心。 窩在夜少軒的懷裡,歐陽雪越來越困,然後就徹底進入夢鄉,看著熟睡中的她,夜少軒的心暖得簡直要化成一灘水了。 ********** 奇怪,怎麼這麼暗? 歐陽雪一起床就發現別墅很暗,而且這床似乎和原本的不同? 不對,這間房間......她根本不在別墅裡! “少軒!少軒?” 因為她找不到開關,歐陽雪只好摸黑走到拉上的窗簾旁,一把拉開了窗簾。 好美的夜景......這裡應該是某棟飯店的高樓景觀房,這樣看出去,即使現在是夜晚,下方的人潮車潮依舊不減。 等等,那半山腰上的字體......這裡是好萊塢! 她怎麼就跑到好萊塢來了? 這時候,下方的建築竟然一片片的暗了下來,不願處的片場也暗成一片,歐陽雪驚訝的看著如此景色,最終竟然只剩下醫院和一些不可停電的機關還亮著零星的燈。 咻蹦!咻蹦! 是煙火!煙火華麗的在夜晚的天空炸開來,沒有了底下的光害,更顯得孤獨而美麗。 特別的是,每幾個煙火上升就會有一個以煙火排成的字體出現,歐陽雪忍不住跟著唸。 “M...A...R...R...Y...M...E...” 頓時,她的眼中積滿淚水,他竟然真的做到了!真的跟她求婚了! 一雙溫暖而又厚實的手臂從後面環繞住歐陽雪的嬌軀。 他的語氣是從未有過的期待,輕輕的在她耳邊訴說著:“知道嗎?在我過去的生命裡一直都沒有女人的出現,直到看到妳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錯了,我夜少軒從沒輸過,但敗在了妳的身上。” 他轉過她的身,單膝下跪,靠著微微的月光,他帥氣的臉旁異常的堅定:“妳不是沒有親人,妳有我,我希望以後的日子能夠永遠陪在妳身邊,嫁給我,好嗎?” 歐陽雪哭了,她活了那麼久,從她有記憶以來,她哭的次數不過三次。 她第一次拿到班上第二名時,她哭了,那時她懂了,原來她不可能永遠都是第一。 第二次是她父母離去時,看著他們那永遠睜不開的雙眼,還有手上拿著他們的遺產,她哭了。 第三次是她在帝王看著曉曉姐代替自己被懲罰,她才知道,她不是一個人。 不過那幾次的經歷從沒有像現在這樣,不是讓她更加的築起心中的高牆,更加奮發,反而是融化了心中的一切。 “我願意。” 突然,一顆流星劃破天際,伴隨著都市在一秒之內恢復的光亮,歐陽雪看著夜少軒的臉。這個男人闖進她的世界,給了她全新的生命。 從無情的殺人機器,蛻變成有心靈寄脫的女人,誰說殺手不能有感情?就是感情才讓她更加堅強。 當戒指套進歐陽雪的手上時,夜少軒露出了笑容,她終於肯把自己交給他了! 夜少軒站起來,居高臨下的看著懷裡的女人,托起她的後腦,吻了下去。 從大樓外往內看,位於最高樓的落地窗中,那對璧人正吻得難分難捨,女人美麗的身形和男人的身軀,堪比電影的場景,如今,真實上演,誰說電影裡的情節都是假的呢? ********** “您與夜總的感情也是令人羨慕,我們都知道,夜少一直以來都是以不釋女色聞名的,那麼當初你們是怎麼認識的呢?” 記者和歐陽雪面對面,正在進行一場得來不易的采訪。 這位傳說中的大少奶奶和他們的夜總已經結婚多年,感情好得沒話說,但卻一直隱居幕後,如今,他們終於成為了第一家取得訪問這位夜家女主人資格的報社了。 看到本人時,她也是一震驚嘆,這位少奶奶真的是傾國傾城,現在不過二十多歲,難怪夜總會如此的愛她。 不過,夜總自然也不只是看外表的男人,這女人肯定還有什麼直得別人放不下。 果然,這位大少奶奶可不是簡單的角色,學歷資產那是高得沒話說,更令人敬佩的是,這些成績的背後,夜總一點都沒有出力。 “我們是在一場宴會上認識的,我的好友其實是林家千金,對,就是夜少凌的妻子,林初夏。我們是國中同學,當時我是以資優生考進那所國中的,而她一位千金竟然不介意我的身份,我們就成了好朋友。” “這真是一種緣分呢!所以您是因為二少奶奶的關係才和夜總相識的啊!這一切應該都是因為二少爺的關係吧?” 因為夜少凌和林初夏相識,歐陽雪因為林初夏的關係,夜少軒因為夜少凌的關係,兩人因此結識。 歐陽雪笑了笑,這段她就不說了,畢竟這其中有些事情不宜拿出來講,就讓這位記者自己腦補好啦。 “那最後,想請問您,您對於選男人這件事的看法是如何呢?” 這個問題可以說是出自記者的私心,她本身就為情所困,看到歐陽雪一個年紀比她小的女人,竟然能展現出如此大將之風,她就忍不住想請教她。 歐陽雪似乎也看出了記者的想法,她笑了笑。 “女人不能只是夢想高富帥愛上自己,因為一個男人不會看上一個無法與自己比肩的女人,我們應該要讓自己更有價值,讓那些有資格的男人自動出列。這些男人,那個不是高傲不可一世的?當這些男人之中,有一個願意為妳付出,即使是那麼一點的示弱,都代表,這才是真愛。” 這樣超級有魄力的言語也就只有歐陽雪說得出口了,而對面的記者則是若有所思,她好像被一棒打醒一般,懂了。 一結束采訪,夜少軒就開著車來接歐陽雪,說是他的秘書一個早上不見,他的行程都要打結了,歐陽雪還笑著回答明明就有請人代班。 看著這樣的互動,那名記者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 響了幾聲,對方就接了起來。 “Reasta?" 記者一口流利的英文從嘴裡傾洩而出。 “我今天采訪了歐陽雪。” “哦?怎麼樣?” Snow是他見過最特別的兩個女人中的一個,她的思想與眾不同卻很有深度,她的光芒可以照亮她身旁的每個人,如今看來,她又幫了他一個忙。 幫她得到了他見過最特別的女人中的另一個。 “她的話讓我突然理解了很多事,Timincil你知道嗎,你上次的問題我可以回答你了。” “嗯。” “我願意嫁給你。” “轉身。” 那小記者疑惑的轉過身,突然她驚喜的大叫。 Timincil正拿著求婚戒指和花束,在她面前單膝下跪。 報導的最後,記者付了一段她對於這次采訪的心得感想。 「歐陽小姐是一位很不一樣的女人,她的一言一行都極具特殊意義,因為她的話,讓我遇見了生命中最美的身影,讓我能與他走下去,她是一個堅強的女人,在她身上,我看到了勇敢、堅持、聰明、無畏......」 闔上報紙,歐陽雪看著夜少軒:“她是不是太抬舉我了?” 他聳聳肩:“記得妳搬進別墅的那一天嗎?” 歐陽雪點點頭,那天,他說她很像夜甜馨,勇敢、堅持、聰明、無畏…… 但她卻說:不,我不是無畏,我是無所謂。 “事實證明了,妳不是無所謂,妳是無所畏,承認吧,妳老公很有適才的天賦。” 歐陽雪笑了,她能否認嘛? ________________the end 上一章👇http://novel.pcoin.tw/articles/18766回到第一章👇http://novel.pcoin.tw/articles/10212
5 人已讀/ 11 人喜歡/ 4 則回應
全部回文
2
匿名
1 樓
2
我要看他們兩個小鬼 的 故事( 再出一篇像歐陽和夜的故事吧)
2018-02-24 10:56
回覆
2
匿名
2 樓
0
原來沒有真的看完呢 (嚇死人
2018-02-24 10:58
回覆
匿名
3 樓
1
1樓 想看兩個小鬼的故事+1😆😆
2018-02-24 12:32
回覆
匿名
4 樓
1
這番外很棒😃😃 期待看到小鬼的故事
2018-02-24 19:32
回覆
我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