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豬出任務

免費送你 Line 貼圖!
下載
匿名
2018-02-06 13:29
小說板

玩火(7)

濃郁惡臭的血腥味彌漫在整座房間,環顧四周盡是一片雜亂。    王慎上半身的衣服被脫的精光,淺白色的外套不僅被一旁的手下燒到破爛,就連丁海盈本來能夠披下的長髮,也削短成只剩齊耳的長度。    “頭髮對一個女人來說,可是第二個生命。”還記得當時小盈勾著他的手,臉上帶著甜美的笑。    “你們……!”沈左謙雙手握緊,手背上的青筋一根根爆起,他不是不會打架,只是有太多時候不用暴力就可以解決問題,沒想到這個世界這麼不公平,在他以為和平的對待每個人時,換來的卻是殘酷的回報。    “葉宜桀,你真的要這樣跟我過不去?”他推開吳柏林,邁步向他走去。    “說什麼過不去,我可是從來沒有把你放在眼裡過阿姓沈的。”他勾起嘴角,笑容非常賤。    “只不過是一隻待宰的肥羊,還需要我來給你珍重對待嗎?你會不會把自己想的太重要了?快點把我的一百萬拿來!”    只不過下一秒,他的臉瞬間僵硬,口中吐出鮮血。    “你……竟然……”    沈左謙慢慢的從葉宜桀腹部抽出那把瑞士刀,刀面綻放紅豔的花,淌下的血如同罌粟般誘人,也一樣危險。    “老大!”吳柏林叼著菸的手一頓,慌張上前,“還好嗎?要不要我拿什麼來?”聽到後面都沒動靜,他頓時充滿殺氣的回頭,“你們還在幹什麼!趕快去把沈左謙那混蛋抓住阿!需要我講嗎?一群飯桶!“    雖然迎面打下了幾個人,但是由於負傷在身,行動跟手腳也不像之前那麼俐落。    就是那麼一個空檔,沈左謙向下閃躲時正好另外一個人伸手過來,本來的慣性是往前,讓他突然閃不開,右手就被狠狠抓住了。    葉宜桀忍著痛,咬牙抬起頭,“沈左謙,原來你也有這一天阿,不是很硬嗎,我就把你打到站不起來。”    “是嗎,我倒要看看最後是誰站不起來……”他瞇起眼睛,嘴角的血跡斑斑,本來就髒的衣服變得更加破舊。    在一旁看著的王慎終於受不了,被抓著的雙手用力掙脫開來,“小謙!”    這個房間一開始設計的時候就是以寬敞為基底,現在被他這麼大聲一叫,所有人都轉了過來,尤其是葉宜桀,帶著的視線充滿了濃濃殺意,“王慎你,為什麼要幫那個混蛋?虧的你還是我最得力的助手。”    在王慎還沒來的及開口之前,沈左謙突然咧開嘴,“說你笨還真是笨,王慎是我以前鄰居的朋友,在小學的時候就大吵一架完全不相往來了,那你覺得為什麼他現在要叫我?”    “他這是在幫你。”    “如果一個本來變得不好的人突然靠近,任誰都會覺得不對勁吧?尤其是王慎這種人,跟他相處了那麼久的你難道會不知道嗎?守信用以外還夠義氣,還真虧得你能夠去懷疑自己的夥伴,如果是我早就先把自己焉了,未免也太沒有眼光。”    王慎看了沈左謙一眼,他家的事那個屁孩早就知道了,為了反抗葉宜桀,在這棟房子裡他做過多少陷阱,這些他都一清二楚,而現在卻在這邊耍唬爛,不是為了什麼,而是要他能夠繼續在這裡留下一席之地。    “而且,我跟他之間的仇可不是兩三天就能夠解決的,你大可放心。”沈左謙嗤了聲。    在一旁聽的吳柏林瞇起眸子,“如果真的照你說的,那為什麼在王慎現在左右為難的時候要幫他出頭?對於跟他有深仇大恨的人來說,不是顯得很奇怪嗎?”    仔細想想,雖然平常看起來白痴沒有腦子,但是如果一個沒有做事能力的人真的可以在老大最近的位置嗎?    這時沈左謙突然詭異的勾起唇角,“你說的對,雖然那些話並沒有造假的成分,但是,你就不覺得我是在拖延時間嗎?”    打從還沒進門,他就已經在外面放了一堆鞭炮,順便用些火光,讓人感覺更加逼真,尤其是,他還叫了警察。    “你……你做了什麼!”葉宜桀瞳孔瞬間睜大,這裡可是他培養已久的毒窟,就算警察沒有發現,這裡也是非法集會!    “哈……沒什麼,不過就是幾個警察而已。”說到這,外面的鞭炮開始劈啪作響,配合著警方追捕犯人的車燈,一切休矣。    吳柏林趕緊拉著葉宜桀跑走,而那些抓著王慎、丁海盈跟沈左謙的手下早已不知去向,畢竟這些人只是最底層的嘍囉,誰也不會去顧到他們的安危。    看到一連呆茫的王慎,“欸!你還在幹什麼,趕快去跟上他們阿。”沈左謙虛脫的躺在地板,對他露出一抹疲憊的笑。    “小謙……這次就當我欠了你一個人情,下次我們出去約約吧。”他眉眼多了一份感動,在拍拍他胸口後轉身追上吳柏林他們。    沈左謙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如果這時候王慎沒有過去表達忠心的話,那麼他一直以來所做的就會全部白費,他可不想因為自己而讓小時候曾經幫助他的哥哥陷入困境阿。    躺了片刻,突然想到還有一個小盈不是。    他忍著痛坐起身,想要過去安慰她,卻發現那麼大的一間房間,卻不見她的人。    “小盈?”沈左謙慌張的掃了一圈房間,但是不管繞了幾遍,除了他自己跟幾張桌子以外,根本就沒有人。    這是不可能的,他剛剛還看見她就在這個房間裡,怎麼會突然人就消失了呢?    他扶著旁邊的坐在起身,膝蓋在剛剛被他們抓住的時候狠狠敲擊了很多下,現在就連走路都很有困難。    然而,就當沈左謙終於爬下樓梯到達外面的時候,卻看見邊苓坐在他的摩托車上,笑語晏晏的看著他。    難怪了,他就想剛剛怎麼沒看到她。    “沈左謙阿沈左謙,你還真是卑鄙,竟然叫了警察。“她嗤了聲,濃重的香水味就算不透過近距離接觸,還是這麼的刺鼻。    他皺起眉頭,“小盈在哪?”    才一句話,邊苓心中的妒火就瞬間燒起,雖然不知道那賤貨是跑到哪裡了,唯一確定的是絕對不在這,“哼,還以為你多厲害呢,沒想到連女朋友在哪都不曉得阿。”    他的臉更加慌張了,丁海盈那麼一個女孩子,本來就不應該來到這裡的,現在看來也不知去向,如果好好的一個人就這麼消失,他除了對不起她爸媽之外,也對不起自己的良心。    看到這幅表情,邊苓心中不屑的嗤笑,“告訴你,我可知道她在哪。”    “什麼?”    “很近,就在名齊路左轉的地方,有一個小空地,在橋的底下,只要去那裡,你就可以找到她。”    沈左謙瞇起眼睛,“妳確定?該不會又是陷阱吧。”    她勾起唇角,“愛信不信。”    基於擔心丁海盈的安全,他還是跨上了摩托車,催動引擎直直騎向那個方向。    看著他背影的邊苓狡詐的一笑,從沈左謙進去這棟房子之前她就先遵照葉宜桀的意思去買通兩個人,準備在他回家的時候假裝車禍讓他受傷,順便在綁人過去那個小空地,所以不管那兩個人有沒有成功,沈左謙最後,還是得去那個地方。    而另一邊的沈左謙,騎著摩托車整個人焦急的快死了。    王慎現在不在他身邊,也不知道邊苓到底在耍什麼把戲,只能先走一步算一步。   繞開前方的藥局,只要再過幾條街,就可以到那座小空地了。    沈左謙不自覺握緊手把,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他總覺得很不安,而他的直覺向來不會出錯。    “算了。”他彎下彎道,就在準備往待轉區的方向過去時,兩台黑色重機直面而來。    正好他處在交叉路口的中心,如果要閃的話勢必會造成後面車子的衝撞,所以他把龍頭向旁邊轉,但是這麼一來就導致車身不穩,最後還是跟那兩輛車劇烈相撞。    ”喂!你們幹什麼!就不能好好騎車嗎?”沈左謙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本來身體就已經傷痕纍纍了,現在又多一層摩擦。    但是他還得去救丁海盈。    “這次就算了,下次被我遇到就不是這麼了事!”今天到底是怎樣?短短一天就讓他覺得身疲力盡。    然而那兩個人可不打算這麼輕易放過他,人來人往的大馬路口肯定會有人幫忙報警,於是其中指揮的一位就趁亂把沈左謙用強行扛走的方法,毫不溫柔的綁架了他。    “幹什麼!放開我阿!我還要去救人欸!”    現在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他是受害人吧?不是應該受到道歉的對待嗎?為什麼還要被強行拖走?    旁邊幫忙掩護的同夥嗤笑,“救人?你別想了!跟我們走!”    吞了口口水,沈左謙快速的分析現在情勢,本來他是要去救小盈的,結果因為一場意外的車禍,讓他現在像個沙包一樣被人抬走?“不是,你聽我說,我們之間無冤無仇吧?難不成是你暗戀我,想要把我當男寵?”    瞬間,那個同夥一個怒火上來,非常用力的巴下他腦袋,“幹!你最好嘴巴給我閉上,不然我不信你會不會先被我掐死。”    沈左謙心裡嗤了聲,果然,都是安排好的吧?不然一個車禍為什麼要用到兩個人,而且還要把他抬走?再加上依他剛剛態度也看的出來,有很大的機會,他們是被人指使的。    “喔,好吧。”目前只能順水推舟了,希望小盈現在沒有怎樣,不然他一定會後悔死。    指揮的那個人口袋電話突然響起來,“欸阿輝,幫我接一下。”他手上現在扛著一個瘋子,想要接也不太好接。    “喔喔好。”那個夥伴從他口袋趕緊掏出手機,“喂,是誰?”    只見對方講了幾句話,阿輝眼睛突然亮起來,連動作都顯得有些興奮,“好好,我們馬上到!”    “怎樣,誰打的?”    “龍仔拉,他說他把車停在那邊要我們快點過去,順便說說昨天那一筆賺了多少,嘿嘿嘿。”    “真行阿,感覺最近做事真是太順利了!”    “對啊老大,而且邊苓那妞還給我們加了一萬塊,不包括阿葉的呦。”    “我看,根本是她不知道阿葉還跟我們提醒了什麼東西吧。然後還要自以為都是她在做主,才給我們加錢,要是她知道我們跟阿葉認識,看她不吐血才怪啦哈哈哈哈。”    聽到這話,阿輝笑得嘴巴都闔不起來。    而一直在旁邊的沈左謙卻罕見的皺起眉頭,如果依他剛剛推測是被人指使的話,那麼聽他們說話的內容來看,那個叫阿葉的應該就是葉宜桀了。    照這樣下去的話他有很大的危險!    可是現在手腳都受控於人,只能先藉機行事了。    沒多久,他們就到了一個計程車專門停的地方,還沒有見到人,阿輝就興奮的拉著他們往最後一台走去,等他敲擊窗戶,露出一張異常帥氣的臉蛋,讓他瞬間有些茫然,“咦,怎麼不是龍仔?”    那人淺淺一笑,“當然不是了。”下車紳士的拉開後門,先踏下的是一雙修長白皙的雙腿,紅色高跟鞋更顯主人的年輕貌美,丁海盈從車內低頭出來,一身的乾淨清爽讓沈左謙不由得驚訝地張開嘴。    所以說,今天到底怎麼了,他剛剛還想去找人,沒想到本人竟然直接出現在這裡?    丁海盈勾起唇角,從車裡拉出一個被綁的不成人形的東西。    阿輝大驚,“龍仔!”隨即怒瞪著眼前的美女,“妳把他做了什麼!”    “呵,做了什麼?”她靠近阿輝,眸子瞇起,“那你說,如果我沒把他綁起來,你們又想幹什麼?”    老大推開阿輝,“這位小姐,這不甘妳的事吧,而且還把我們的人綑成這樣,我可是能夠報警的。”    丁海盈狡詐一笑,“好阿,你去報阿,我就不信誰的罪比較多。”    說完,那名一直沒說話的帥氣男子手刀擊向那兩人,老大跟阿輝直接癱軟在他身上,“肥豬,我已經幫妳做好這件事了,所以我不欠妳人情,也休想再叫我搬回去,知道?”他一番惡毒的話從頭到尾都是溫柔的口氣,讓人不知道從何吐槽。    丁海盈咬牙,“做人哥哥的有這麼壞的嗎!幫一下可愛的妹妹會怎樣?”    丁海源還是照樣溫柔的笑,“不要,妳這醜女。”說完直接把那兩人丟往自家妹妹身上,而一直站在旁邊的沈左謙就呆呆的看著兄妹吵架,在這種詭異的情況下,他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而那位哥哥真的就直接攔下一台計程車,迅速離去。    “小盈?”    丁海盈剛剛被氣到臉頰有些紅,“怎麼了?”    “妳……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喔我等等在跟你解釋,先幫我把那兩個人抬上車,然後你再上車。”    沈左謙點點頭,對於想綁架他的人,他直接用拖的把他們拖上後座,順便還踹上兩腳。    等終於全部都用好後,丁海盈坐上駕駛座,叫沈左謙趕快上車後,把窗戶關上,車門全都鎖住,就連副座也不能自己想下去就下去。    “小盈,妳……”當他上車後就很想知道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但是還沒講完就被她先擋下。    “先不要問,我不是說了嗎,到那裡的時候我會好好解釋的。”    雖然也不知道那裡是哪裡,但是她是他女朋友,總歸不會害他,心中也就放下了一塊大石頭。    然而在之後,他會非常後悔那時候的自己。    “左謙你就先睡吧,可能還要很久。”    本來還精神緊繃的他聽到這話,就像是線突然斷掉一般,劫後餘生的輕鬆感讓他全身都有一種疲憊的後勁,於是就這麼沉沉的睡去了。    等到醒來時,已經接近半夜了。    他揉揉眼睛,剛剛感覺有經過一段石子路,顛簸的讓他都醒了過來。    “小盈?到了嗎?”    晚上的光透過車窗在她臉上打出一層陰影,他看不出她的表情,“恩,快到了。”    沈左謙看看外面,全都暗霧霧朦朧朧的一片,只是隱約看的出來很像是一片荒郊野外。    “可是妳家或我家不是在這裡吧?”    她身體一顫,“不是,但是我想帶你去一個特別的地方。”    沈左謙沒說話,就當默認了。    等計程車終於停下,丁海盈顯得有些興奮,“左謙,你先幫我把後座三個人搬到那棟小屋裡去好嗎?”她手指著東邊一個看起來有點破破的木屋。    他雖然感到疑惑,但還是照做。    正在整理車上雜物的丁海盈突然叫他,“阿對了你順便也進去等我。”    他微微皺了眉頭,“好。”有一股奇怪的不安感向他席捲而來,說不上那是什麼,但真的很奇怪。    丁海盈把車上髒污的地方全部擦一遍,她本身很愛乾淨不能容忍有血跡或是灰塵,而且接下來她要做的事,在之後也不能有這些痕跡。    她走去後座,拿起一個早先預備的油桶,口袋裡隱隱約約有一個長型體的東西,不仔細看不會發現,那是一個袖珍型的打火機。    提著那個油桶走到小木屋外邊,她先灑下一圈,等事前工作都做好後,丁海盈進去屋裡。    她露出一抹詭異的微笑,背手鎖上門,“各位,久等了。” (待續)
0 人已讀/ 6 人喜歡/ 9 則回應
全部回文
3
Blob
1 樓
0
所以BOSS 其實是海盈嗎😱😱 每次左謙的話都讓人噴笑,男僕是怎樣啦😂😂😂 好看👍
2018-02-06 15:07
回覆
匿名
2 樓
0
不是吧…這劇情一整個神轉
2018-02-06 23:41
回覆
4
匿名
3 樓 (原作者)
0
(此留言已刪除)
2018-02-07 10:45
回覆
4
匿名
4 樓 (原作者)
1
1樓哈哈哈哈我也這麼覺得 擊掌😂
2018-02-07 10:47
回覆
3
Blob
5 樓
0
可是不得不說左謙的性格讓我好愛哈哈哈哈
2018-02-07 10:47
回覆
4
匿名
6 樓 (原作者)
0
2樓因為快結束了所以打算放個重料哈哈哈😂
2018-02-07 10:47
回覆
4
匿名
7 樓 (原作者)
1
5樓對😂雖然他死了
2018-02-07 10:49
回覆
3
Blob
8 樓
0
7樓 妳不說我全忘了這都是過去式了😭😭😭忽然很難過😭😭😭
2018-02-07 12:40
回覆
匿名
9 樓
0
那麼何時再更文?
2018-03-27 18:20
回覆
我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