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豬出任務

免費送你 Line 貼圖!
下載
❀藝柔❀
2018-02-04 19:49
小說板

【時光雜貨店】來自天國的思念 下

§   放學後在校門口附近的公車站排隊等著公車。從午後就開始了雷陣雨,長長的人龍,墊起腳尖都看不到從哪裡開始排的,尾巴還在無限的延伸。   「妳確定要排?這麼長欸!」直咲瞪大眼,這要排到腳斷吧?而且還在下雨。   「對啦,不要吵。」真是的,大少爺就是沒吃過苦,雨柔不耐煩的說。   公車來了,人龍隊伍緩慢的上車,才前進個沒幾步,就又停止了。   「好了沒——到了沒——」心急的男孩想回家啦。   「快到了啦。」一直催,就人多,是不會看啊!排隊總是讓人覺得心煩。   兩台公車接連進站,隊伍開始消化,應該在放學時段再多輛一些,不然這個不見頭也不見尾的人龍是要排到哪時候?   看著消化中的隊伍,突然雨柔噗哧一笑,拍著直咲的肩,「直咲,等一下我們剛好是下一輛車的第一個。」   「欸?是說,我們等一下不用站了?」直咲眼神瞬間有了希望,早上因為第一次搭公車心情異常煩躁,幸好放學有人陪。   「那得看原本車上的人多不多,我猜應該是有位置,因為距這離的前幾站很少人上車。」雨柔據她多年搭公車的經驗分析,絕對不會錯的。   果然,公車又進站,他們的確是此站上車的第一人,直咲走到最後一排坐下,那是他早上坐的位置,雨柔在旁邊也跟著一起坐了下來。   雨柔抬頭看,「欸欸,直咲。」點了點直咲的肩。   直咲狐疑的看著雨柔,想說發生了什麼,難不成是搭錯車吧?   雨柔指著冷氣的出風口,「你看,出風口壞了,跟早上搭的是同一台。」   「我還以為妳要說什麼,原來是這個啊。」直咲鬆了口氣,搭錯車可是很麻煩的,不過,他倒沒注意到跟早上搭的是不是同台車,他連搭的是幾號車都不知道呢。   就這樣回到家,穿過長廊,到客廳的櫥櫃,一如往常的跟母親打聲招呼之後就回到房間   已經快七點多了,父親還沒回家,不知道父親晚上會不會回來,雨柔走到廚房打開冰箱,看了看拿起了一顆蛋,就又闔上門。   「煮泡麵好了,好懶。」   雨柔拿起鍋子到飲水機盛熱水,丟了一包泡麵下去煮,因為水本來就是燒好的,一下子就滾了,醬料包倒下去,打顆蛋,熄火。   「終於煮好了。」雨柔拿了雙筷子,坐在餐桌旁開始大快朵頤。   雨柔其實很愛吃泡麵,她說過泡麵的好處有很多,方便快速又好吃,適合她這個大懶人。   吃完後到水槽洗碗晾乾,雖然泡麵是方便快速又好吃,只不過還要洗碗,就覺得麻煩。   餐桌上的手機鈴聲響起,那是LINE的電話鈴聲,雨柔甩甩手上的水珠,按了接聽。   「張雨柔。」   「幹嘛?」   「妳是不是吃泡麵?」   「……」   「妳偷吃對吧!」   「我才沒有……」   「少來了,我在電話這頭都能聞到妳的泡麵味了。」   「對啦、對啦。我吃泡麵。」這樣也能被抓到,真是服了直咲。   「說謊騙我,還說沒有。」   「你打電話來該不會就只是問我是不是在吃泡麵吧?」   「對啊。」   「真幼稚。」   嘟嘟嘟……雨柔把電話掛了。   電話的另一頭,有人還在說:「其實我想妳了。」   突然聽到客廳傳來腳步聲,雨柔轉頭看,原來是父親回來了,幸好剛剛電話掛掉了,否則會被唸大考將近,有時間聊天,還不如去看書。   「吃飽了?」在客廳就聞到了韓國海鮮烏龍麵的味道。   「對啊。爸,你等我,我拿個東西。」雨柔走向父親身後,往自己的房間去,其實早死晚死都要死,從父親身旁擦身而過,怎麼隱約聞到一種怪味?   雨柔從房間拿出一張對折的成績單,走到客廳遞給了父親,父親接過手,整張掃視了一遍,還是依舊沉默,臉上的細微表情,讓雨柔猜不透,父親沉默不語,站著的雨柔心裡格外煎熬。   「那……我先去讀書了。」雨柔打破了沉默,她想逃離那令人窒息的空間。   父親看著成績單,沉默。 ❈「父親總是沉默的。」 §   一大清早,窗外的天氣陰森森,從昨天下午開始雨就沒停過,父親早早就出門,錢還壓在桌上。   「媽,我出門了。」跟母親打了招呼就出門到公車站。   看雨層這麼厚,等一下一定會下更大。要趕快到學校,雨柔這麼想。   眼前突然有台轎車在公車站停了下來,雨柔焦急的站了起來,等一下公車沒辦法進站怎麼辦!   副駕駛座後方的車窗搖下,「張雨柔,上車啦。」   雨柔滿頭問號的看著直咲,父親不是去載他上學了嗎?怎麼會到公車站?   「張雨柔,發什麼呆啊,快上車。」直咲皺著眉頭。   就這樣不明不白的上了車,駕駛座上的的確是父親,他看著前方,掌握著路況。   「怎麼會到這裡來?」是父親自己要來載我的嗎?   「是伯父說順便載妳的,我想說行啊,順、便。」直咲對著雨柔強調「順便的」。   「哦——原來如此。」那為什麼不直接從家裡載呢?而是到公車站……   直咲依稀看到伯父看了後視鏡一眼,不以為意地繼續聊天。 ❈「蓉花:『想一起上學就說,推給一個老人是怎樣。』」 §   張天風載了兩個禮拜,這兩個禮拜雨柔都與直咲同行一起上下學,下雨天有專車接送,不用趕公車,也是件不錯的事。   今天是學生們都知道的日子,會考。張天風載了雨柔和直咲到達考場便離開。   「伯父不陪考嗎?」直咲想說讓父親放他一天假,難得大考。   「不用啦,陪什麼,你不也沒人陪嗎?」雨柔知道直咲想讓伯父讓父親放一天假。   直咲在耳變輕語,「我有妳陪啊。」   雨柔的臉瞬間漲紅,是在說什麼啊,知道今天要考試嗎?   「走了啦。」此話一下,雨柔自顧自的走了。   「欸,等等。」直咲小跑步的跟上,微笑地搖搖頭。   終於找到了休息區,原來全班幾乎都到了,班導師坐在前面,還有同學有問題在請教班導,都到了大考當天,不讀書的同學也在臨時抱佛腳。   考前十分鐘,班導送同學到一樓樓梯口,同學們都安安靜靜的走上樓梯。   每場仗都打的驚險刺激,尤其是考數學,數學老師教了一套「方法」——大考一定不會特別讓某個選項出現比較多,所以當自己把有把握的題目算完之後,把選項出現數目各有幾個寫出來,把出現率最少的都填在不會寫的上面,運氣好的話,會有一個選項的出現率只有一個或是都沒有,運氣差的話,每個選項都很平均,其實這個方法適用於各科,不僅僅只是數學。   經過兩天的奮鬥,終於考完了,有的臉上掛著笑容,春光滿面,像考得很好;有的灰頭土臉,一看就知道考爛了;當然也有的毫無感覺。   一走出試場,雨柔和直咲兩人不約而同如釋重負的用力吸口氣,「啊!終於考完了!」   真的無事一身輕,這句話說的真好。   「欸,我們去看電影,要不要?」考完就是要放鬆,努力過後就是要犒賞自己啊!   「可是現在雨下的有點大欸……」雨柔看著天空,鼻子裡都是「下雨的味道」,下雨天就不太想出門。   「我們有專車啊,妳忘了嗎?」直咲賊頭賊腦的笑道。   「對吼,你不說我都忘了,我不是搭公車來的。」太習慣搭公車,即使已經快三個禮拜的專車接送,也沒辦法一時適應。   「等等我,拿個手機。」直咲從外套口袋拿出手機。   直咲一看到螢幕上的訊息,「咦?」   「怎麼了?」雨柔靠過去看。   爸 未接來電(10)   雨柔拿起自己的手機,沒想到螢幕上也是……   伯父 未接來電(14)   「為什麼伯父要打這麼多通電話給我們啊?有什麼急事嗎?」因為剛剛考試,手機基本上不是關機就是震動。   直咲回撥電話,沒想到對方一下子就接起來了。   「直咲,雨柔在你旁邊嗎?電話給她聽。」   直咲滿頭問號把電話交給雨柔。   「雨柔,妳冷靜的聽伯父說,妳爸爸剛在公司附近出了車禍,送醫時一度心跳停止,我已經有派人過去接你們了,妳現在趕快來醫院。」   電話掛的很急,這些話還在雨柔耳邊嗡嗡作響。   「走,我爸出車禍了。」雨柔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語氣說這件事,心裡五味雜陳。   「什麼!那要趕快去醫院啊!」直咲看著雨柔著急的說。   「有派車子到校門口了。」雨柔三步跨兩大步走,雖然五味雜陳,心裡其實也是有些難過吧,畢竟是自己的爸爸。   很快的來到醫院,剛剛在路途中秦祥林有打電話告知已經推入手術室,要直接到手術房外,他們很快搭電梯來到了手術房外。   秦祥林一見到雨柔就趕緊說張天風的情況:「天風他現在因為車禍撞擊力過於強大加上安全氣囊爆裂導致他的內臟嚴重出血,所以現在正在手術中。」   內臟出血嗎?聽在雨柔耳裡,她當下只覺得好像很嚴重,「怎麼車禍的?」   「還沒調閱路口監視器,可能是因為下雨視線不良或是打滑。」這只是秦祥林的猜測。   曾經雨柔想過爸爸就這麼喝醉,永遠都不要醒來,這樣她就自由了,可是每晚醉了的父親,隔天都還是會醒來,可是這一次,卻一睡就都沒醒來過,永遠不會再醒來了…… ❈「原以為你還會再醒來,可怎麼會一覺不醒?」 §   蓉花拿起仙貝問了雨柔要不要,雨柔說聲謝謝,就拿在了手上。   「嗯……聽起來,妳是想改變妳父親的車禍。」蓉花若有所思的說著。   「對,我想救我父親。」雨柔眼神堅定的說。   「為什麼?妳父親不是很常虐待妳嗎?」蓉花驚訝,難道是個被虐狂?   她猜了十六年,到現在二十一歲了,也一直都想不透父親的心思,直到收到那封信,原來父親的愛是沉默的一肩扛起。   雨柔打開了那封信,給了蓉花。 給女兒: 從妳牙牙學語一直到國小、國中,沒想到時間一晃眼就過去了。 爸爸很抱歉,總是在喝醉的時候對妳又打又罵,每次拿藥給妳擦時,心裡真的很難受,為什麼我會做出這種事? 因為妳母親的離開,讓我徬徨無措,曾覺得妳的出生根本是個錯誤,可是我發現是我錯了。 於是我戒了酒,沒有了孩子的媽,我這個做父親的根本不知道是該如何當、怎麼當,那個童年都被我施暴的妳,大概很恨我吧,我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怎麼去解決,仿佛看見我們之間有很深的代溝,沉默就是我唯一的表現方式。 其實妳的成績一向還不錯,每次看到妳的成績單,都讓我覺得很欣慰,有好幾次差點落淚,只不過都被自尊心忍了下來,我不想被你看到我軟弱的一面,看到妳一次比一次還進步,我就發覺自己為人父母也應該努力工作。 所以我又多接了一份工作,其實當司機的薪水已經夠我們花用了,只是我想再多賺點錢,雖然會晚點回家,但以後妳有需要的時候我就會是妳的支柱。 孩子,妳是老天爺給我這輩子最好的禮物,讓我不是一個人。 想念女兒的父親 張天風筆   蓉花看完了這封信,還給了雨柔,心想,很好沒有什麼違規的字句。對了,她是怎麼知道時光雜貨店能回到過去的?蓉花突然恍然大悟,對吼!都忘了,她手上有名片,腦袋最近有點不靈光。   「回到五年前,會忘記這五年發生的事,等於就是妳從十六歲以後的人生是重來的。」蓉花解釋著回到過去的情況。   「忘記?那這樣我還回去幹嘛?」雨柔突然覺得這太荒謬了,回去就是因為有想要改變的事呀!想想佩恩也講過類似的話?   其實現在發生的事情也很荒謬。   「看妳要不要回到過去改變呢,還是就讓妳的父親在天堂數著罪惡感看著妳。」蓉花露出了邪魅的笑容,眼神中好像有什麼在閃爍著。   雨柔想了想,「好吧。」   「請稍等。」蓉花哼著歌起身,步伐輕快的走到一旁的櫃子,拿了一張契約紙、一根繡花針跟生死瓶。   「如果重來了,本來遇到的人還會遇到嗎?」突然的一句話打斷了蓉花的歌聲。   「緣分。」簡單兩個字,說起來簡單,裡面包含了許多可能與不可能。   「來,右手伸出來吧。」   雨柔伸出右手,蓉花處理完契約與生死瓶後,「對了,我怎麼又忘了。告訴妳,這個玻璃瓶叫生死瓶,我可以透過這裡面的變化知道妳發生了什麼事。然後,這張紙是契約哦!」   蓉花左手拿著生死瓶,右手拿著契約介紹著,雖然講了也會忘記。   「那……我們有緣再見。」蓉花對著雨柔露出燦爛無比的笑容。   「謝謝。」   雨柔消失後,就剩蓉花一人坐在桌前。   謝謝?怎麼這麼幽默。   「考兩次大考,並不是什麼好事啊。」蓉花眨了眨眼。 ❈「父親的愛是沉默的一肩扛起。」 §   馬上就要入秋,氣溫逐漸涼了。風鈴依舊被吹的鈴鈴作響。   蓉花在把剛剛雨柔的契約拿去整理整理,沒想到身後出現了一個男人,「欸,蓉花,妳幹嘛把仙貝丟地上?很沒水準欸。」   蓉花轉過頭,原來是翊豪,「想嚇死誰啊,想被揍嗎?」蓉花此時拳頭已經硬了。   看了眼翊豪手上的米果,氣憤道,「那是剛剛客人弄掉的啦,才不是我丟的。」   「話說,剛剛那個客人好像待很久。」翊豪試探著。   「真是的,你在你幹嘛不出來?」偷偷摸摸的,是在觀察我是不是啊?知道是客人弄掉的,還裝作不知道來問我,真的是活膩了。   翊豪坐在桌旁,順手拿起放在桌上的信,「就是這封信,對吧?」   來這招,轉移話題,好樣的。   翊豪打開了信,看了幾眼,臉上全是原來如此的表情。   「留著吧,以後會用到的。」翊豪把信遞給了蓉花,要她把信折回去。   蓉花對翊豪翻個大白眼,是手殘不會折?   「其實她的父親人也沒好到哪兒去啊。」這樣說死者好嗎,真是。   「她跟那個直咲,以後還有戲可以看呢。」蓉花坐在翊豪對面笑著說。   緣份總會給你開個玩笑,青春就像是首寫滿遺憾的詩。   只不過,是遺憾,還是後悔?   即使再重來個幾回,也不一定會明白。 ❈「緣份總會給你開個玩笑,青春就像是首寫滿遺憾的詩。」
0 人已讀/ 7 人喜歡/ 11 則回應
全部回文
2
匿名
1 樓
0
多注意身體啊
2018-02-04 19:51
回覆
2
匿名
2 樓
0
超冷
2018-02-04 19:52
回覆
5
❀藝柔❀
3 樓 (原作者)
0
1樓 2樓 冷炸 真的😱
2018-02-04 19:53
回覆
2
匿名
4 樓
0
趕稿 好認真
2018-02-04 19:57
回覆
5
❀藝柔❀
5 樓 (原作者)
0
4樓 我怕更到沒東西呀~
2018-02-04 20:04
回覆
2
匿名
6 樓
0
5樓 加油
2018-02-04 20:10
回覆
5
❀藝柔❀
7 樓 (原作者)
0
6樓 我~行的!
2018-02-04 20:14
回覆
2
匿名
8 樓
0
雨柔矛盾的心情我大概可以體會欸 只是對象是我妹 平常是小惡魔 一生病卻像小貓一樣甚至奄奄一息 作者要保重身體喔… 如果有用暖暖包可以放在後頸 我這樣身體是比較不怕冷
2018-02-04 20:19
回覆
5
❀藝柔❀
9 樓 (原作者)
1
8樓 能有一個人體諒雨柔的心 她大概很欣慰吧 我有拿暖暖包 放在後頸倒沒試過 我會試試的😊 我如果真的太冷會開外掛=》吹風機😆 我家暖爐壞了啊 只能用吹風機
2018-02-04 20:23
回覆
2
匿名
10 樓
0
9樓 好好照顧身體☺☺
2018-02-04 20:25
回覆
5
❀藝柔❀
11 樓 (原作者)
1
10樓 會的😊 妳也是
2018-02-04 20:26
回覆
我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