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豬出任務

免費送你 Line 貼圖!
下載
Penny.羽毛
2018-01-06 21:49
小說板

歐陽和夜 第二十二章

“夜少凌就是這種血。” 夜少軒突然想到自己的弟弟也是這種稀少的血液。 “集團有他的備血,可是是在另一間醫院。” “直接去問他吧!” 歐陽雪吩咐旁邊的護士去執行這個命令,既然人就在這裡,還有需要緊急調來備血嗎? 而夜少凌呢,則是一直點頭表示願意,他現在一心只掛著林初夏的安危。 在手術的過程中,有了歐陽雪這個神醫,加上海瑟的配合,過程非常順利,當然,也不能缺少院長和兩位主任的協助。 最重要的是夜少軒這名麻醉醫生,要知道,開顱手術的麻醉是很重要的,一點劑量的變化,很有可能就是決定病人存活的關鍵。 “大出血。” 還沒看到真正湧出的血液,但依照海瑟的專業判斷,馬上就知道現在的情況。 “直接輸血。” 歐陽雪不慌也不忙,帶領著整個團隊繼續手術。 可是,沒想到,子彈一直找不出來,怎麼可能?難道是消失了? “不可能……院長!” “是。” “馬上照X光,子彈不應該消失了。” “什麼?子彈消失?” 海瑟一聽到歐陽雪說子彈消失,馬上就一臉錯愕,那是子彈欸,怎麼可能消失? “不行,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二少爺的血不是源源不斷的,出血的太嚴重了。” 這就是院長擔心的狀況,他早就知道這場手術的關鍵就是大出血的控制,穩定下來就好,但重點就是很難穩定下來。 歐陽雪完全沒有動容,隨身的包包拿出來,直接攤開,拿出裡面的銀針,直接對著幾個穴道扎下。 這幾個穴道,別人不懂,但歐陽雪是知道的,她不到不得已,絕對不會下這幾個穴道。 可是現在狀況危急,她也只好硬著頭皮下針,決定事後再幫林初夏調理身體。 一旁的院長和海瑟,甚至是夜少軒都對歐陽雪的動作感到經驗和佩服,因為此時,大出血已經成功的控制了。 海瑟一臉真誠的點點頭,原來這就是歐陽神奇的地方,果然厲害。 “快啊!” “是!” 在緊急之下,林初夏直接被推進X光放射室。 “喔Shit!我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 目送林初夏進X光室,歐陽雪緊握拳頭,和幾人站在X光室旁的小房間中追蹤林初夏的狀況。 “不要急!醫者最忌諱著急。” 這時的夜少軒多麼希望自己能幫上忙,而他在這個職位上能幫的,也就只有鼓勵和支持了。 歐陽雪聽完這段話,自己深吸了一口氣。 對,初夏對自己來說,是很重要的人,因為這樣,自己才會慌的,不能這樣下去,必須調整好心態。 “歐陽,子彈消失了。” “什麼?!” 海瑟一臉凝重,確實,在X光的結果看來,子彈確實是消失了。 歐陽雪瞪大眼睛,親自檢查林初夏的X光片,可惜,確實,子彈真的不在林初夏的大腦中。 “怎麼可能?不可能!” 歐陽雪努力的要自己鎮定下來,即使知道,再找不到子彈,林初夏絕對會有生命危險,但她仍然要求自己鎮定。 “這……小雪,妳說,會不會,子彈進腦的角度不是我們預期的那種,所以……最終不是停在不是在腦中?” 歐陽雪瞇起那雙美麗的鳳眼,心中盤算著這種可能性。 對,也不是不無可能,子彈打進腦中後,因為速度太快,腦組織還來不及撕裂就會被子彈推著往前走,可是初夏的情況不是這樣。 不僅大腦組織沒有被太嚴重的傷害,前額皮層、海馬回等部分都能從X光看出,沒有一點損傷。 可以確定,這顆子彈不是水平打進初夏的大腦的,它的角度是接近垂直的。 這麼推論下來…… “心臟!做胸腔X光!” 歐陽雪馬上反應道,雖然說子彈不是打在腦中,但這樣計算下來,要是,子彈真的在心臟,即使只是靠近心臟,都是很危險的。 “歐陽!子彈是在心臟左側約0.1公分的位置。” 喔!真她媽的嗶! 歐陽雪現在真的是被氣得不輕,0.1公分?玩她嗎? 這個殺手明明就不想下殺手,卻把子彈打在這種地方,在這種地方,一般的醫生來做手術,初夏不死也半條命了! 就是她,剛剛也以為子彈在腦中,結果現在告訴她,子彈打在離心臟0.1公分的地方! 還好,現在意識到還不算晚,如果是別的醫生,或許初夏就命喪黃泉了…… 玩她嗎?醫生很不好當的知道嗎? “推進手術室,院長,拜託你了。” 心臟,院長的領域。 “沒問題的!” 歐陽雪進了手術室,目光看向另一張病床上的夜少軒,此時的他,身體看來有些虛弱,很簡單,就是血糖濃度不足,失血有點多。 可是,現在他們要做的手術是心臟,對於手術失血過多的情況也是可能的,而且初夏這個狀況,真的不適合再一次用針灸來封住穴道,停止血液的大量湧出。 “夜少凌,子彈在初夏的心臟。” 歐陽雪猶豫著告訴他。 “心臟嗎?那妳可以成功的,對吧?” 成功嗎? 她從成名到現在,還沒有失敗過,她,能成功的吧…… 深吸一口氣,歐陽雪再次吐出後,眼神也變得堅定許多。 “能,但你也要幫忙。” “幫忙?她需要輸血吧,沒問題!我有很多血,能把她救回來就好。” 頓時,歐陽雪就被夜少凌給感動了。 沒想到,兄弟兩都是這麼專情的人,也沒想到,夜少凌會這麼說。 罷了,她能幫的也就這樣,依照兩人的反應,這段戀情,應該能修成正果的。 “我想以學妹的身分拜託學長,一定、一定要對初夏好。” 這次,她不是以大嫂自居,而是以年齡較小的晚輩來拜託夜少凌。 她就這麼一個知心好友,希望她能得到幸福。 “那我也拜託妳,一定、一定要把初夏救回來,我……真的喜歡她。” 能想像,一個虛弱的人,躺在病床上,用一百分真摯的話語,表達出對一個人的感情嗎? 那,絕對是令人感動的。 轉身,歐陽雪帥氣的執起手術刀,鳥都不鳥一干人佩服又擔憂的眼神,她從容的動著手術。 她,歐陽,絕對不會因此而失敗的。 終於,到了最後的縫合部分,同時,這也是最需要謹慎的,不能留下疤痕。 “完成,手術成功。” 放下手術鉗,歐陽雪輕輕的鬆了一口氣。 “太好了!” “歐陽神醫就是不一樣!” 林初夏被救回來了! “接下來,就是等麻藥退了。” ********** “你要去哪?” 看著夜少軒的背影,歐陽雪終於問了。 “妳不想親自問問他嗎?” 歐陽雪瞇上眼睛,她很想,很想把他抓起來好好的打上幾槍,讓他知道,被槍射中的痛。 可惡的人,居然敢動到林初夏頭上! “問了嗎?” 歐陽雪問夜少軒。 夜少軒頓了一下,他不希望歐陽雪看到他無情的那面,可是等等的情況,就是要去逼問那名殺手,他背後的出價方。 但他真的不希望歐陽雪因此對自己產生恐懼。 “這種事情,我經歷的還少嗎?不要忘記我是誰了。” 歐陽雪看到夜少軒的反應,就知道他到底在想什麼。 但是她一點都不會害怕,她也知道,他身為黑手黨教父,怎麼可能一點手段都沒有? 夜少軒沒有回答,而是站在一排類似欄杆的門前,等著裡面的人來幫他開門。 吱…… 眼前這扇如同監牢鐵欄杆般的門,緩緩的向右移動,眼前是一名黑手黨的成員。 “人?” “回教父,在最裡面那間。” 那名成員似乎非常敬畏夜少軒,連歐陽雪,他都不敢再三打量。 歐陽雪跟在夜少軒身後,一邊走,一邊不忘觀察這個陰森森的地牢。 這裡看來,是黑手黨關押囚犯或人質的地方,這裡不僅潮濕陰暗,走廊走到底還有一間房間,似乎,那就是拷問囚犯的地方。 但歐陽雪僅僅是看了看四周,分析了一下這個地方的用處後,就沒有再做什麼了,她完全沒有一絲動容。 但似乎,這種鎮定的情緒,卻隨著他們越走越裡面,越來越消失殆盡…… 因為,曾經的她,也有過住在這種地牢。 每天都有犯人從一間房間滿身是血的給拖出來,丟到牢房裡,然後,另一個犯人又被強制帶進那間房間。 接著,就是一陣哭喊尖叫,聲嘶力竭的喊叫聲,血腥味就這樣傳了出來。 當初的她,是在遊樂場被陌生男子綁架走,然後就是出現在這種地方,這個地獄一般的地方。 在地牢裡過得也不好,幾乎是有一餐沒一餐的,她看過許多囚犯直接抓地上的蟲來吃。 不過當時的她不是因為得罪對方而被抓,所以對方不至於讓她沒飯吃,可是最令她害怕的不是沒飯吃。 要知道,在地牢裡,不一定全然是犯錯的人,還有一些無辜的囚犯,特別是她們,還有她在地牢時,那個男子的身影,那些女孩的顫抖……她依然忘不了。 歐陽雪看到這一間一間的牢房,她看似弱小的身軀,就這樣莫名的發抖,心也陷入一種恐懼之中。 而走在前面的夜少軒,似乎感受到了歐陽雪的情緒,他停下來,一把把歐陽雪撈進懷裡。 “不要怕,我在這裡。” 只是短短的七個字,在歐陽雪心中,卻是無限的溫暖。 她原本以為,在過去曾經經歷過的那些日子足夠讓她不害怕這裡的一切,沒想到,卻讓她更加的心驚。 “少軒……我錯了……” 她不能這麼有信心的,她好像……會因為往事,而失去原本的淡定。 “怎麼了?” 夜少軒聽到歐陽雪悶悶的聲音,不禁覺得愧疚,他不該帶她來的。 “沒有,就是想起一些不好的事情。” 夜少軒聽完歐陽雪這番話,笑著在歐陽雪的額頭上印上一吻。 “妳要學習的,是如何依靠我。” 歐陽雪表面上給出的表情是一個白眼,表示她不害怕了,但實際上,她一點都沒有不害怕,因為她一直在強撐。 即使她有了一個可以依靠的人,卻依然無法撫平她的傷口。 這時,他們已經走到這地牢最裡面的房間,在這間房間外,歐陽雪已經聞到了血腥的味道。 歐陽雪其實對於如何讓人逼供,還是有不少經驗的,搞到無比恐怖的,她也有過,因為她害怕的並不是施刑或受刑,而是這段關在地牢的經歷。 所以,當他們要進房間時,歐陽雪是毫無緊張之說,就這樣淡然的走進去。 只要經過那段地牢,歐陽雪相信,自己就不會害怕了。 裡面是一間房間,四周的擺設也在歐陽雪的意料之中,就是刑具。 不管是中國古代時候的刑具,還是歐洲古代的刑具都有,如果只是一般人應該會嚇到尿褲子。 可是在場的人,哪個不是見過這種場面的?哪個會因此而動容呢? 而此時,那名殺手雙手被反綁,身上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武器。 他抬起頭,狠厲的眼神殺向歐陽雪,似乎想把她千刀萬剮。 而歐陽雪又豈會擔憂? “王者之巔最近是越來越閒了是吧?功課沒做好就想要來殺人,真的可笑。” 歐陽雪是第一個出聲的,這也代表,逼供開始! 那名殺手聽到這句話,那是氣得不輕。 他根本沒想到,這個女人不是一般的女人,他當初在執行任務時,根本沒有把她的威脅算進去。 而這個失誤,也導致他現在的境遇。 接下來,則是給夜少軒負責了。 “王者之巔頂級殺手,代號S1。” 夜少軒笑了笑,但這種笑卻不是對歐陽雪時那寵溺的笑容,而是那種令人不寒而栗的笑。 他一揮手,一旁的黑手黨成員就在夜少軒指示之下開始逼供。 歐陽雪看到負責逼供的那個人,眼睛亮了亮。 這位也是黑手黨的執事之一,焰魍。 同時,他是一名厲害的心理醫生。 他能輕易的掌控一個人的內心世界,這也是他最令歐陽雪佩服的地方,這名心理醫生在醫界也是神一般的存在。 心理學是歐陽雪最有興趣的醫學領域,因為,能抓住一個人的心,那你不用動手就能控制他。 而焰魍就是這樣的人,黑手黨真的是擁有不少神奇的人才,她終於進到一個不是只有她一個人在閃爍著光芒的地方了。 在黑手黨,大家都很強,很有手段。 而夜少軒…… 歐陽雪忍不住想到她身邊那個正坐在椅子上,掌控整個大局的男人。 他到底是多麼厲害的存在,能讓這些人聽命於他? “來殺夜家大少還得出動第一的頂級殺手,還真是費心了,沒想到,第一次暗殺發現沒有成功,就急忙派人來第二次暗殺,是吧?” 焰魍一開始,只是一個開頭,還沒有真正的「控制」對方。 現在開始,才是這名殺手的夢饜。 “現在,你有兩個選擇。第一個,我們早早了事,你回家和家人團聚,第二個,你不配合,我們就讓你的孩子來接你回家。” 焰魍一開始就投下一顆震撼彈,直接把他的家人給拿出來問。 “我沒有家人。” 這名殺手也是聰明的存在,要是他沒有家人,那就威脅不到他。 但焰魍有這麼容易輸嗎?他只是一段話,就把殺手的心給挑了起來。 “那沒關係,我記得,我有個手下在濟洲島度蜜月,請她隨手做善事,讓孩子找到失散多年的父親,也不錯。” 歐陽雪坐在夜少軒懷裏,忍不住露出敬佩的眼神,果真厲害!用語言使對方的心先動搖。 “我不知道是誰。” 焰魍瞇起那雙眼睛,那雙令人著迷的雙眼。 要知道,當他在治療他的病人時,他的雙眼是能令病人安心的,但是當他在對人逼供時……那帶給人的,會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呵……那你就是想選第二個吧?” 聽到這句話,那名殺手終於開始顫抖了。 “我說過,我沒有家人。” “沒關係的,我們在等他們來時,先玩點小遊戲。” 一個示意,上刑具。 歐陽雪忍不住皺了一下眉頭,怎麼回事?難到是這裡的一切景物和當初太相似? 她在廢棄工廠裡逼問人時,也沒有這種感覺,這種令人害怕的熟悉感。 當初,也是這種聲音,也是這種情景,也是…… “少軒,我先出去一下……” “我陪妳去!” “沒關係的,只是在房間外面而已。” 歐陽雪忍不住離開了這個房間,不行,這一切都和當初太過於相像了。 一開房間的門,歐陽雪才意識到一件無比令她恐懼的事情。 這個地牢,就是當初她被抓走之後被送到的地牢! 因為,她看到了一個人。 就是他,那暗灰色的瞳孔,粗壯的身軀,猙獰的面孔…… 她嚇到了,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而似乎,對方也發現了她。 “妳!敢逃跑!不想活了是不是?” 以為是囚犯逃脫,他二話不說,直接朝歐陽雪伸出手,抓住她纖細的手臂。 歐陽雪並不是沒辦法躲過對方的攻擊,而是在極度驚嚇的狀態之下,完全不能動彈。 一陣疼痛喚回歐陽雪的思緒,喔幹!她的手臂要斷了! “妳看起來怎麼這樣眼熟呢……” 歐陽雪極力閃躲對方探究的眼神,也想要甩掉他的控制。 可是,歐陽雪越是不冷靜,她越是無法掙脫。 “我知道了!妳是!妳是那個女孩!逃走的那個!” 那名男子馬上就想起了眼前這名女孩,這名令人忘不了的女孩。 喔……shit……被發現了。 “放開我……唔!” 她還沒講完話,就被那男人抓走了。 開玩笑,這女孩,喔不,應該說是女人。這女人當初逃脫出地牢,如今卻又出現在這裡,他當然要先控制她,再慢慢了解狀況。 然後……就是撕開她的衣服,綁住她的四肢,好好的,讓她臣服在自己之下! 男子也不是沒有原因就有這個念頭,當初她還是一個女孩時,精緻的臉龐就深深的令他著迷,當時還是上一任教父,這些女孩就是那名教父賞賜給他的。 當時他因功得色,得到了幾個乾淨的女孩,從10到18歲都有,而這個女人就是當初最令他期待能「享用」的。 沒想到,本來要把她給留到最後再品嚐的,她卻順利的逃了出去! 而如今,這女孩又被他得到了,他不會再讓她逃走。 “放開我!” “放開妳?開玩笑,我不會再讓妳逃走的。” 一陣暈眩感襲來,歐陽雪才意識到剛剛她竟然喪失了逃生的機會! 她到底是怎麼了,這不是真正的她,她應該能制伏眼前的人的! 歐陽雪看了看四周……天啊!是當初的房間。 而她現在被綁住的臺子,也是當初那些女孩所待過的地方! 怎麼辦?不行!她要逃走! “先享用,再問話。” 那男人已經控制不住了,因為歐陽雪的上衣和褲子早已在她昏迷時被退下。 現在的她,僅有一件胸罩和一件內褲遮住她最隱秘的私處。 看著她玲瓏有致的身軀,男子的下身已經不聽使喚了…… 歐陽雪的恐懼越來越深,隨著男子的靠近,她也越來越顫抖…… 不要!不要! 歐陽雪緊閉雙眼,不敢看眼前的狀況,現在她很累,已經無力到極點,罷了,她可能沒臉見少軒了…… “少軒,我愛你,對不起……” 就在她的最後一絲防線要被扯下的同時。 碰! 的一聲,房門就這樣被撞開。 碰! 的一聲,眼前男子的腦袋已經被子彈穿透了。 歐陽雪緊閉著雙眼,但是,預期的氣息沒有到來,反而是一股熟悉又令人安心的味道撲面而來。 夜少軒一破門,看到眼前的情景,心中的怒火就這樣飆到最高點。 他直接掏出手槍,朝眼前的男人開了一槍。 一槍斃命。 “誰都不許進來,顧好房間。” 他命令外面的手下,誰都不許踏進房門一步,他要保護好眼前的人兒,在手下還沒衝進房間,夜少軒就這樣關上房門。 說實話,看到歐陽雪的樣子,第一刻,他有的是後悔,後悔他讓她自己出來,也後悔就這樣一槍解決這個該死的男人,真的是太便宜他了。 剛才放她一個人出來,他就越想越不安,直到她要被侵犯的前一刻,他就有強烈的感覺,在刑房裡的女孩叫聲,是她的。 看著歐陽雪的樣子,四肢成大字形被固定,全身上下被退得只剩下內衣,這個樣子任誰都能對她上下其手而她無法掙脫。 夜少軒心中是痛的,他都不允許自己這麼早碰她,他一直在克制自己。 沒想到竟然有人用這麼粗暴的方式對待他唯一的女人! 上前解開禁固歐陽雪的刑具,脫下身上的西裝,他直接把歐陽雪整個人包裹住。 在感受到她的恐懼之後,夜少軒只有憤怒。 “不要怕!我在這裡……我在這裡……” 他一句一句的安慰懷裡的脆弱女子,耐心的等待她,直到她的身體不再顫抖。 “馬上拿一套女生的衣服來。” 夜少軒命令在外面的手下。 不到五分鐘,衣服就送來了。 歐陽雪這時已經能開口說話,並且應聲而泣,低聲的,但,她還是沒有勇氣大聲地哭出來。 “少軒……” “哭吧!我對不起妳!我對不起妳……” 在返回的路上,焰魍看到自家老大對懷裡女人的照顧,馬上就知道這女人的不同。 “那幾間性侵式刑房不是停止使用了嗎?” “老大,這件事我會去查,那幾間刑房使用頻率最高的時期是在前兩任教父的任期中。至於為什麼還會再次被打開,這其中一定不只有那個獄卒,肯定還有其它人,我覺得,黑手黨的老成員,似乎開始不聽話了。” “明天我要得到結果,這件事,我要親自撤查!” “是。” 領命之後,焰魍認真的思考了一下,這女人看起來是如此的易碎,這不可能,被老大看上的女人不應該是個玻璃娃娃。 只有一個理由可以解釋這個狀況。 那就是……她陷在受創的回憶或情況無法被撫平傷痕。 看著這個狀況,他已經知道了,她現在是一個病人,心理醫生的病人,只是還沒就醫。 可是,老大就是心理醫生的,為什麼他沒有發現呢? 其實很簡單,因為陷在愛情中的男人,也會變笨! “老大……她……” 在車上,焰魍看到夜少軒那著急的樣子,終於看不下去了。 “她是你的教父夫人。” 焰魍愣了一下,原來就是她,其它兄弟們說的女人就是她,歐陽雪,高中資優生女孩,同時,也是黑帝和神醫歐陽。 他心中感慨了一下,曾幾何時,他能看到黑帝脆弱的一面。 “教母她……是心理受創吧……” 這句話打醒了夜少軒,他看了看懷裡已經睡著的女人,對,她從來沒有這樣過,不是心理受創是什麼? 焰魍看到老大的眼神,心中就忍不住搖搖頭。 “不行,老大你不能親自幫她治療,你們之間的感情,很容易成為失敗的原因。” 焰魍苦笑了一下,老大這是不是也需要心理輔導了?被愛情沖昏頭,遇到教母的事情就如此遲鈍。 “我來吧,老大,我會成功治療教母的。” 只要,她能配合就好。 《第二十二章完》
39 人已讀/ 15 人喜歡/ 12 則回應
全部回文
4
匿名
1 樓 (原作者)
1
今天去檢定不補習,等得無聊就寫了好多😂 希望檢定能過!😳😳 覺得自己有點蠢在這裡許願😂
2018-01-06 21:50
回覆
匿名
2 樓
1
這系列超好看 版主加油 高三生還跑來看小說😅😅
2018-01-07 14:02
回覆
4
匿名
3 樓 (原作者)
1
2樓 謝謝妳的支持!妳讀書也要加油!😂💕
2018-01-07 14:16
回覆
4
匿名
4 樓
0
2樓 我是小五生
2018-01-07 16:54
回覆
4
匿名
5 樓
0
又看完了……
2018-01-07 16:54
回覆
4
匿名
6 樓
1
每一篇我都贊
2018-01-07 16:55
回覆
4
匿名
7 樓 (原作者)
1
5樓 哈哈😂敬請期待下章😘
2018-01-07 16:58
回覆
4
匿名
8 樓 (原作者)
0
(此留言已刪除)
2018-01-07 16:59
回覆
匿名
9 樓
1
喜歡~
2018-01-08 21:50
回覆
匿名
10 樓
1
原本是打算直接忽略這篇的 但是一個不小心點了進來 又一個不小心從第一章開始看到這裡了哈哈
2018-01-08 22:16
回覆
4
匿名
11 樓
0
現在比前面的多了一位讀者呢!
2018-01-09 22:11
回覆
匿名
12 樓
0
喜歡
2018-01-13 14:45
回覆
我的回應...